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尤金·罗根:西方对穆斯林的想象来于其历史经验

原标题:尤金·罗根:西方对穆斯林的想象来于其历史经验

库尔德问题、巴勒斯坦问题、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问题,宗教与民族纷争使得中东是当今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之一。追其溯源,这些问题都来源于一百多年前的一战。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及其遗产的分割是今天中东乱局的主要根源之一。

牛津大学现代中东史教授、圣安东尼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著有《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一战中东,1914-1920》和《征服与革命中的阿拉伯人: 1516年至今》的尤金·罗根(Eugene Rogan)

认为,一战变成世界大战的关键因素就在于奥斯曼帝国的参战,而一战也彻底影响了现代中东的形成,理清楚奥斯曼帝国的衰亡是理解当下中东问题的关键。

在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中,民族主义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一个多民族帝国在面临内忧外患时,是否必然没有办法走上民主化的道路?为什么直到今天,许多西方人依然认为穆斯林对宗教更加狂热?对于历史遗留下来的中东问题,我们又有什么好办法?而中东问题所制造的难民,又跟今天欧洲极右翼民粹崛起的政治氛围息息相关。我们又能从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史当中得到些什么经验教训呢?新京报文化频道记者就此采访了尤金·罗根,与大家聊了聊中东问题的现状与过去。

尤金·罗根:西方对穆斯林的想象来于其历史经验

尤金·罗根(Eugene Rogan)教授为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著有《奥斯曼帝国的衰亡: 一战中东,1914-1920》等。

民族主义是如何导致奥斯曼帝国衰亡的?

新京报:你在书中写道,青年土耳其党靠要求哈米德二世重启议会民主制和恢复宪政而名声大噪。但他们很快发现,恢复议会民主制并没能让奥斯曼帝国得到欧洲列强的支持和对其主权的尊重,反而使国家更加脆弱。最终,青年土耳其党为了防止国家分裂,不得不放弃先前的自由主义理想,变得更加专制。你怎么看待维系一个多民族帝国的完整和民主化之间的张力?

尤金·罗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于青年土耳其党来说,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专制统治是非常糟糕的。因此,青年土耳其党想通过恢复法治、恢复议会民主制来制衡苏丹的权力。

但是,就在这场青年土耳其党发起的革命运动之后,奥斯曼帝国的欧洲邻国对其领土有了更大的野心,其中包括奥匈帝国、塞尔维亚和希腊。青年土耳其党很快发现,议会解决不了这些有着侵略野心的邻国。若没有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奥斯曼帝国将会非常脆弱。因此,为了帝国领土的完整,青年土耳其党从主张宪政,走向专制。

当然,有人批评道,青年土耳其党这样做是一场历史错误。他们相信,假如奥斯曼帝国贯彻了议会民主制,继续深化改革,这样反而能将帝国中的不同族群联结起来,使奥斯曼帝国更加强大。

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都在恢复宪法和议会民主制时大肆庆祝。因为恢复议会民主制,给了奥斯曼帝国的每一个民族在政治上都有发声的机会。当青年土耳其党开始变得专制的时候,奥斯曼帝国的许多民族的分离倾向就开始加强了。所以,他们应该靠法治去建立一套让各民族联结得更加紧密的政治文化。而这个机会,却丢在青年土耳其党的手里。

尤金·罗根:西方对穆斯林的想象来于其历史经验

《奥斯曼帝国的衰亡》,(英)尤金·罗根著,王阳阳译,理想国|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版。

新京报:民族主义让许多民族摆脱帝国的统治独立建国。但是,有人认为,中东各民族的民族主义也成为了像英法等欧洲列强,肢解奥斯曼帝国大国角力的工具,使这些地区陷于持续的动荡,并产生了极深的民族创伤,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尤金·罗根:民族主义曾是19世纪产生的最有影响力的思潮。直到今天,民族主义思潮依然非常强劲,奥斯曼帝国当然也受到这股思潮的影响。在一些地方,民族主义是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意识形态;在另一些地方,民族主义则很狭隘、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和对多元文化充满着敌意。

对于奥斯曼帝国这样的多民族帝国来说,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当然给了外国势力借煽动民族主义,搞民族独立,干预奥斯曼帝国内政的机会。欧洲列强想肢解奥斯曼帝国,并让这些独立的小国家成为列强在那个地区的政治代理人。比如俄国支持的泛斯拉夫运动等,便有此目的。

因此,你的确可以说,民族主义在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当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使它没法在20世纪存续下来。

西方对穆斯林的想象来自于历史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