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摩能国际卷入微商涉传事件 与昔日代理商对簿公

  与昔日代理商对簿公堂 摩能国际卷入微商“涉传”事件

  孙吉正

  近日,网上一篇名为《10万微商被骗100亿,第一大微商集团涉嫌“传销”》的文章引来众多媒体的转载。摩能国际——这家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微商企业一时间卷入了公众舆论的漩涡,围绕摩能国际涉嫌传销的消息也不绝于耳,6月1日,摩能国际发布声明,认为该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该文章是一篇造谣生事的“黑稿”,使得整个事件又出现变化。

  近年来,对于微商的负面报道不绝于耳,此前发生过四季随便果被罚千万的事件,对于微商的“涉传”、销售伪劣产品等问题要求查处的呼声此起彼伏。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微商作为新兴的商业模式,由于其存在规范和准则模糊的问题,容易成为传销的另一种形式,近年来微商“涉传”的问题也屡禁不止。

  记者就此次事件联系摩能国际公司,摩能国际市场总经理方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态之所以扩大,根本原因是整个社会对微商这一新兴的商业模式褒贬不一,部分人在看待微商的问题上是戴着有色眼镜的,柏勇事件其实变成整个社会大众宣泄的一个突破口,因此成为了网络的热点。

  微商是否“涉传”?

  摩能国际的全称为北京摩能国际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宣传材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美容、健康行业的移动社交电商公司,先后推出棒女郎抑菌私护凝胶、女神泡泡红润抑菌液等女性用品。

  摩能国际的创始人蒋德才也是科技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曾是“尼彩”手机的创始人,也是“大可乐手机”的投资人。但这两品牌最终以失败告终,前两次失败之后,使得蒋德才又打造出号称吸金百亿元的“棒女郎”品牌。

  凭借着“棒女郎”等系列产品,摩能国际一举成为一个号称国内最大的微商集团,但正因为如此,使得其负面消息格外显眼。5月30日,《10万微商被骗100亿》的报道引爆了微商们的朋友圈,有代理商向记者透露:5月31日,代理商们来到摩能国际位于北京华茂购物中心的办公室外要求退款,但公司大门紧闭,这更使得整个事件愈发的扑朔迷离。

  随之而来的是各类媒体的争相报道,使得摩能国际牵扯到更为严重的话题,即是否涉嫌传销?根据上述网文所述,摩能国际的代理商等级分为七级,从上到下逐层发展“下线”,且各个等级之间有严格的“门槛费”,其所述特征完全符合《禁止传销条例》中关于传销的三个特性,即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变相缴纳门槛费。

  但整个事件又随着摩能国际的声明而发生变化,根据其公告显示,该篇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此前,摩能国际已经以“名誉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法院也已受理,将择日开庭。对于文中所说的“七级代理制度”等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并不存在,公司方面仅设有三级,所谓的七级为代理商自己形成的层级,与公司无关,摩能国际的经销行为完全符合国际的相关规定。长久以来,对于微商“涉传”,就有说法称只要微商代理不过三级,就不会有涉嫌传销的嫌疑。对此,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记者,国家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的形式予以了说明,但在如何判定构成传销犯罪的问题上,相关部门曾有解释,如果其层级关系超过三层,则可作为传销特征的依据立案,反之,则不作为其依据而立案,由此也就演化出了目前所说的“微商的三级分销”的说法。

  关于摩能国际“涉传”的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从现有证据来看,摩能国际的模式无法被认定为构成《刑法》224条的合同诈骗或《刑法修正案七》的传销。摩能国际没有收取入门费、加盟费等费用,即使代理介绍推荐他人成为代理,推荐人也没有任何介绍费。因此,“棒女郎”的销售模式并没有传销的明显特征。

  经销商管控成微商咽喉

  6月2日,原京东商城公关关系部总监闫跃龙发文力挺摩能国际,在文中称“老微商已死,新微商永生”,对于微商未来的发展,闫跃龙的观点是:“用正当的社交分销手段,通过激活每一个人的品牌……激活广大用户的社交链,形成流量的蚂蚁雄兵。”

  目前,微商的主要特性为“赚关系人的钱”,也就是说,经销商只能在朋友圈对产品进行宣传,扩大经销规模,只能依靠“朋友圈关系”,其所有的经营活动全部建立在社交媒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