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微博平台上国际新闻编译的现状分析

由于中外语言的差异,以及华文媒体原创报道能力所限,国内受众对于国际新闻的了解很大程度上依靠从外媒翻译而来的二次加工稿件。因此,涉及到信源选择、编辑技巧、翻译能力、传播平台等多个层面综合构成了当下国际新闻编译图景。本文选取了微博平台上三家媒体在相同时间段内发布的原创编译新闻进行分析,探寻中国媒体新闻编译领域存在的特点及可能存在的问题,认为新闻编译应融合外语知识和新闻专业主义,在议程设置和忠实事实之间找到平衡。

关键词:新闻编译,国际新闻,国际传播,社交媒体

一、研究背景

随着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机会日益增多,中国媒体“走出去”的国际化战略也在加速推进,国内受众对于国际新闻的需求也与日俱增。由于语言差异和国内媒体报道团队的精力、能力所限,国内媒体上国际新闻的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对外媒的翻译和编辑,很多媒体更是拥有专门的新闻编译团队,全天候关注国外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平台的最新消息,第一之间翻译成中文向国内受众进行发布。这其中就有很多关于技巧、倾向、还原度等多层面的问题值得注意。

目前有关新闻编译的学术文章,大概可分为语言学框架和新闻传播学框架两大类别。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以外国语翻译理论为基础去对新闻编译进行研究,不管是方法论、功能主义角度论、顺应论,还是目的论、叙事论、后殖民视阈等,整体上大多停留于字词、情态、语句等基本的语言层面,或为翻译者提供技巧性的建议,或从字句间得出有关意识形态、编辑特点的总结。

在新闻传播学科的研究中,少数几篇关于编译新闻性特点的研究也多是对整体现象的描述和总结,反而又缺少像那些基于翻译理论的文章那种细致的内容分析。从时间维度上来看,关于新闻编译的研究在近两到三年有了增加的趋势。

上海外国语大学的马景秀长期关注新闻编译问题,早在2006年就从文化身份的视角分析了新闻编译中存在的协商式和抵抗式两种策略(马景秀,2006)。她后来又曾提出“新闻编译的政治”,从原作、赞助人、受众三个层面进行阐释,认为“忠于原文、适度加注”乃是新闻编译应有的策略(马景秀,2015)。在具体的案例分析角度,有研究者从新闻编译者作为“二传手”的行为失范现象加以批判分析(常江、杨奇光,2015)。也有的以具体的新闻事件为例,对编译具体层面的实效性和准确性进行探讨(戴玉霞、石春让,2015)。

毕竟,“新闻编译作为新闻媒体工作的重要一环,具有典型的新闻特征”(张志成,2013),以新闻传播学理论为指导进行的新闻编译,才能充分考虑外国文化背景和本国文化背景的差异、语言文化使用的区别以及思维方式和价值判断的冲突。所以我们有必要超越翻译本身的字词句段,从更为宏观的层面来观察当下的国际新闻编译。

社会化媒体时代,受众阅读国际新闻的入口平台在很大程度上从原先的报纸、杂志、门户网站被分流到了微博和微信。天天思考媒介融合方法的传统媒体也无一不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在新的平台上发布和传播新闻。本文选取了三家媒体在相同时间段内发布的原创编译新闻进行分析、对比和总结,试图从相对宏观的视角探寻当下中国媒体新闻编译领域存在的特点及可能存在的问题。

二、 研究设计与样本选取

(一)研究对象:

1. @微天下:新浪网新闻中心运营的国际资讯账号,粉丝数超过1632万(截至2016年9月1日),是新浪微博上关注人数最多的国际新闻传播平台。“微天下”账号区别于传统官方媒体,由商业门户网站负责运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影响力巨大,对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国际新闻编译与传播有重要意义。

2. @参考消息:国内最早专门进行外电新闻编译且是发行量最大的日报,由新华社主办,粉丝数498万(截至2016年9月1日)。“参考消息”账号的背后是专业从事新闻编译的《参考消息》报社和网站,同时也是国内很多网站、媒体转载国际新闻的源头。

3. @中新网国际:中国新闻网国际新闻报道官方微博账号,粉丝数为1万9千(截至2016年9月1日)。“中新网国际”的微博账号粉丝数虽然较少,但是中新网编译的国际新闻,是国内其他各大媒体网站国际新闻频道的重要来源之一,且它在编译特点方面也与其他媒体有所区别。

除了这三家媒体,国内还有很多媒体和网站翻译了大量外媒的国际新闻,比如新华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环球时报等。但是在新浪微博平台上,他们的账号因为不同的原因不便于放在一起比较分析,所以没有统计在列。尽管如此,我们仍不能低估新华社、国际在线和环球网等媒体在国内编译及传播国际新闻方面的影响力,在一些重要报道领域和媒体合作能力上,他们的优势是很突出的。

(二)样本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