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大疆深耕教育领域:机器人大赛为行业发展铺路

8月11日晚间,第十八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 RoboMaster 2019机甲大师总决赛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体育馆落幕。老牌技术强队东北大学凭借稳定的技术发挥和超强的空中机器人实力一举夺冠。

大疆深耕教育领域:机器人大赛为行业发展铺路

冠军颁奖
RoboMaster 2019共迎来全球10余个国家及地区的174支战队参赛,参赛高校涵盖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国内外名校。
该赛事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深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DJI 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机器人赛事之一。
今年的亮点之一是各队无人机的稳定性、工业设计水平、瞄准和弹道控制能力的凸显。RoboMaster技术总监包玉奇在接受澎湃新闻()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到高水平。
大疆方面介绍,近些年,无人机行业在大疆的技术引领下,已发展为覆盖影视航拍、农业、能源、电力、测绘、安防等领域的丰富产业生态,无人机给这些行业带来的收益十分明显。无人机在这些领域更好能量发挥,和在更多领域拓展应用的潜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让空中机器人技术保持持续突破的决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机甲大师赛放开了一些空中机器人研发限制,让队员们深入研究空中机器人技术,为更好的行业发展铺路
需要注意的是,该赛事更偏向于公益性质,每年大疆在这方面的投入已达千万级别。不过由于现阶段并不盈利,大疆每年在该教育领域砸大笔资金的行为也引出许多疑惑。
据大疆方面介绍,在中国,工程和机器人教育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积累尤为薄弱,与国际上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机器人教育生态相比,国内相关专业的学生拥有的选择并不多。
对此,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表示,大疆是一家想做基础设施的公司。他说,大疆最核心长远的目标,即是工程师受尊重、各行业智能化自动化最大化,由此大疆的核心价值就能体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卖系统,而非卖产品。”
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高水平
RoboMaster技术总监包玉奇接受澎湃新闻记者在内的采访时认为,从2015年推出RoboMaster机甲大师比赛以来,参赛学校的整体工程教育水平在提升。
根据赛制规定,进入总决赛的队伍需要在最后6天时间内密集对抗比赛,且到了总决赛阶段,队伍之间的基本实力相差微乎其微,这也要求各所学校拿出手进行比赛的机器人具有极高的耐久性,“今年同学们做出来的产品拿到外面已经可以达到工业级标准。”
需要注意的是,参加机器人比赛在技术过硬的同时,需要足够的财力支撑。
包玉奇介绍,各支队伍投入的资金会根据各自的情况有不同区别,今年的情况来看,最少投入约5万,最多投入约50万-60万,投入的多少和参赛学校各自的实验室平台和方案相关。在他看来,1万到20万是比较合理的范围。
在今年的冠亚军争夺赛中,东北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在地面机器人方面实力相当,但东北大学在空中机器人方面研发技术优势明显,使得赛场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战术:抢夺“能量机关”后空中机器人起飞,利用所携带的500发弹药打掉对方基地全部2000点血量。由此,东北大学也成为今年比赛新规则下唯一具备空中机器人击毁基地能力的战队。据赛事官方评价,其空中机器人的稳定性、工业设计水平、瞄准和弹道控制能力非常惊人。

大疆深耕教育领域:机器人大赛为行业发展铺路

东北大学空中机器人
其实不只是东北大学,包玉奇说,今年参赛队伍的无人机已达到高水平。
据大疆方面介绍,近些年,无人机行业在大疆的技术引领下,已发展为覆盖影视航拍、农业、能源、电力、测绘、安防等领域的丰富产业生态,无人机给这些行业带来的收益十分明显。无人机在这些领域更好能量发挥,和在更多领域拓展应用的潜力依然巨大,而人才是让空中机器人技术保持持续突破的决定性因素。所以今年RoboMaster2019机甲大师赛放开了一些空中机器人研发限制,让队员们深入研究空中机器人技术,为更好的行业发展铺路
值得一提的是,据RoboMaster赛事运营总监杨明辉介绍,大疆在该赛事今年的投入已达千万级别,5年投入累计已达3.5亿。
被问及是否有商业化乃至于盈亏平衡或实现盈利的可能,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项赛事更多偏向于公益性质。“比赛生态从长期来看当然希望有造血能力,但现阶段我们还是希望做好生态。当然,有这样的机会没有人能拒绝,更大众化的赛事一定有商业价值。”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大疆本身对该赛事暂无盈利的想法,但并未排斥参赛队伍自主拉取赞助。据介绍,今年所有队伍的赞助拉到350多万,大疆方面认为这也可以让参赛团队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模式运营,有利于健康发展。
据谢阗地介绍,目前在高校中已有相关俱乐部,将一些研究生、博士生的项目放到本科生阶段。“等到这批人形成了一定基础,就到可以拓展商业运营的阶段。”
此外,赛事本身售票也有一定的收入,但占比较小。据杨明辉介绍,今年卖票的收入和去年大致持平,在50万-60万左右。但他表示,赛事并不靠门票赚钱,主要用卖票来验证赛事本身在公众中是否有足够吸引力,接下来会进一步考虑把赛事IP和一些跨界品牌合作进一步开发。
据了解,目前,该赛事已在日本成立日本地区组委会,将于今年8月面向日本高校的夏令营。杨明辉说:“我们想先通过训练营这样的形式,把日本本国的队伍培养起来,逐渐形成氛围再拓展。等到日本模式固化后,再复制到北美和欧洲,到时候可能会形成‘世界杯’赛事。”
机器人行业的“黄埔军校”
据大疆方面介绍,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一直努力培养全栈工程师人才,即除了是优秀的机器人研发人才外,同时还了解有关机器人研发的上下游相关内容,并且可以敏锐洞察市场需求。
而除了机甲大师赛的培养之外,从2016年开始,RoboMaster尝试举办首届高中生假期营,每年参与其中的高中生均选拔自全国最顶尖的中学,假期营也属于大疆在教育领域的下探。
假期营为期约半个月,学生可以系统而集中地学习到机械设计、电子、软件编程等大学才能接触到的机器人领域知识,并参与配套的项目实验,用所学的知识技能研发智能机器人。今年RoboMaster的夏令营放在南方科技大学举办,目前夏令营已接近尾声。

大疆深耕教育领域:机器人大赛为行业发展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