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蔡方华:谁说时政评论不能嘻皮笑脸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蔡方华

play 蔡方华

蔡方华

蔡方华

  以下是现场实录:

  蔡方华:新浪这次举办活动叫传统媒体的小号,我们在报社内部探讨新媒体运营的时候我们把小号叫做重度垂直号,就是说和这种媒体机构的官微或者近似的官微不同,由各个不同的部门所运营的小切口的号,相对于你的媒体机构来说就是小号,甚至有时候可能刻意隐去我们所在媒体机构的特色,比如说像侠客岛玩神秘,他们就不说他们自己是人民日报的,我们就给了一个地名叫团结湖,还故弄玄虚,大家知道我们有一句口号“团结湖不是中南海,但能看见长安街”,给人一点暗示,这是小号运营的策略。

  团结湖参考是去年5月底上线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自己要做什么,因为我们这些人做了一辈子纸媒,并不太懂得新媒体的运营,实际上连新媒体是什么都不清楚,我一直用一个老式的诺基亚手机,后来据说新媒体不做不行了,我买了一个智能手机,买了一个三星。

  从5月底上线到7月底的时候,我们做的也很努力,但是只有1300多人次,后来直到有一天7月29日周永康落马,我就写了几篇评论,其中有一篇“后周时代的九大政治猜想”,我最初看的时候阅读数是176,后来404了,转发了将近300次,这个就是后来江湖传言的8万块钱,左边是我的总编,右边是我的社长,给我发了800块钱的奖金,因为我们做新媒体之前报社有约定,说你们就放手去做,谁做到了1万粉丝就奖1万块钱现金,当时我们报社还没有一个公众号粉丝过1万,当时我心里想,如果到年底的时候能拿到1万块钱就不错了,没想到拿到了800万块钱现金,这就是后来在新榜他们都写过这个事。

  团结湖参考从去年7月底到现在在时政类公众号中确定了一定的位置,实际上我觉得我在做新媒体的时候困惑其实比我自己的经验要更强烈,就是传统媒体人做新媒体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其中既有体制、机制的困难,但是自己观念的束缚是更严重的问题。我觉得我自己如果要反思一下我们做的两件事情就是,第一个是近距离观察实践现象,因为你要做时政问题,就要贴近观察这个社会正在发生的政治的变革,甚至当事件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你就应该有一个预判。

  另外一个“寻找新语态”。团结湖参考的老读者会知道,我们的和别人是不太一样的,有自己新的语态。

  先说一下近距离观察实践现象。团结湖参考最早进入公众视线的时候就因为这两句话引起了很多误会,又是中南海,又是长安街的,后来有人说我是给习大大洗地的,我说做新媒体太忙了连洗碗都不怎么洗更别说洗地了。

  第一篇“周永康落马:从暗号到信号”,我最初看的是阅读是26万,是我们报社从来没有见过的阅读数,他们都吓坏了。

  这是我比较早的时候开始使用信号体,后来做法把人叫做信号党,后来我早就退党了。

  “明星吸毒,都是因为不懂政治”,我开玩笑说,很多吸毒明星的照片可能都摆在官员案头了,就看什么时候抓住。

  “什么职务罪危险?政协主席”,这是那个时候传播最广的文章。

  “北戴河会议或将上演常规戏码”,那篇稿子别说404了,连推也推不出来。

  这些稿子大部分都是10万+,我们做的事情,简单概括叫解读政治信号、解释政治事件、分析政治现象、拆解政治语码。

  大家都知道,关于时政方面很多尺度把握比较微妙的事情,我就不做具体的解释了,让大家感受一下我们在做些什么。下面着重讲一下这个,是我们传统媒体人做新媒体的时候面临的最大问题,刚刚晨波总讲的时候给我特别大的启发,他的标题起的特别好,每一个标题一看就是10万+,就是典型的10万大标题。我们做的是时政内容,有时候不得不让10万+给我们严肃的内容,但是确实会有很多启发,在社交平台上做严肃的时政内容怎么样把握豹纹和节操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最困惑的一个问题。

  有一种说法叫“90%的传统媒体做新媒体都是扯淡”,当然没有说那么粗,是我概括的。赫芬顿邮报CEO“中国的媒体转型很糟糕”。把自己纸媒的内容贴到新的传播媒介上,传统媒体人说你看转型成功了,实际上都是扯淡。小号之所以取得很大的影响力的重要原因是,我们专门为新媒体生产内容。团结湖参考我们开始的时候有的时候也会使用报纸上的稿子,但从一开始我们就想尝试为新媒体生产内容,而且在生产的过程中不断的尝试什么样的内容才是会吸引读者关注的,后来慢慢发现了一点窍门,可能因为不是太笨,玩了一段时间以后,新媒体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