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为什么要重视2019年的分账剧市场?

  在“掘金之地”分账剧的系列报道第一篇稿件中,我们共计向读者发出了百余份嘉宾演讲ppt,如果有小伙伴想要以下三位大佬(森林影画合伙人常务副总裁张麟、言溪互娱联合创始人司首朕、嘉意文化+海豚映画创始人兼总制片人叶震声)的PPT,可在公众号后台回复“PPT”,即可获取《分账网剧的内容革新》《分账剧的“趋”和“势”》《分账剧如何做选题》的嘉宾PPT。

为什么要重视2019年的分账剧市场?

  后台回复“PPT”获取完整版《分账剧如何做选题》

  以下为森林影画合伙人常务副总裁张麟的演讲内容:

  今天主要围绕《妖出长安》来聊聊分账剧的一些经验。《妖出长安》算第一个吃到分账剧“螃蟹”的剧目。但其实从B端到C端走得挺“艰难”的。

  最早,《妖出长安》没有想过做PGC。

  2015年年底森林刚成立,买了马伯庸《风起陇西》的版权,作品改编起来难度很大,我们就觉得新公司成立,应该尝试做一个更轻巧一点的作品,锻炼一下团队,所以2015年12月大家决定做纯原创项目《妖出长安》。那时候整个大环境偏向于大IP,大流量、大明星,三个方面都不沾边的项目很难聊。

  《妖出长安》的成本很低,当时我们想500万以内拍,看能不能做一个悬疑的项目,拍的过程中,爱奇艺世界大会出了PGC分账剧的想法。11月份,《妖出长安》成片完成,当时很多家平台希望能以买断的方式把它拿走,怎么定义这个项目,我们很苦恼。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努一把力,大不了500来万就亏掉了。没想到它变成当年,或者说是目前投资回报率上而言,最高的一个项目。

为什么要重视2019年的分账剧市场?

  张麟

  目前我认为分账剧的投资应该以内容为载体去出发,不要单纯地“想做流量剧”这样想项目,还是应该以最为合理的性价比去做。

  2C的市场,大家常常会想到电影,电影也经历了几个阶段。有段时间明星贺岁档的投资量吓到惊人,但因为内容跟观众互动性差,最终它的收益成果也越来越差,现在你会发现,每年所谓的“黑马”,是一开始被业界不能认可的项目。网剧也正在慢慢往这条路上走,大家现在的心态都比较务实。

  因为分账剧天花板的突破,整个资本投入也在往上走。这一两年分账剧的体量应该是中体,千万级走向五千万级,大市场是可以被认可的。

  单从内容端口而言,PGC目前有很多很多类型是没有涉猎到的。大家比较喜欢拿Netflix来做例子,从内容而言,我更多是希望以HBO的方式跟大家说,他们做过两个受众非常极致的内容。事实上大家比较容易从成功的作品中反推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做。但做内容这件事情,只有创新(内容深挖的极致化跟题材掘新的混搭风)才有可能突破。

为什么要重视2019年的分账剧市场?

  PGC的受众某种程度会更挑,在极致化之余有一个更新鲜的搭配挺重要的。影视行业发展这么多年,全球就这么几个风格,怎么能够做到混搭?《妖出长安》曾被人诟病。大家一开始感觉是一个强推理的剧,最后发现有一点玄幻,包括《绝世》也好,从游戏角度切入到穿越,都是比较新的组合。

  “女盛男弱”转向“男女均衡”,我觉得未来男频剧将有非常大的可供开发市场。

  以下为言溪互娱联合创始人司首朕的部分演讲内容:

  高总跟张总各自都是是爱奇艺分账剧天花板的缔造者之一,大家作为分账内容的从业者,对整个行业的理解、项目的认知是趋同的。我从个人角度,讲一下我对这个行业和分账剧项目的理解,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参考。

  电视剧时代是一维的,只有时间轴,剧集在电视台线性播出;网剧时代是二维的,在时间轴的基础上加了空间轴,提高了用户看剧的效率,进而实现了用户习惯的迁移;而剧集的三维时代,是要在时间轴和空间轴上,再增加一条用户的轴,在积累大量的用户数据的基础上,为市场和观众定向生产内容。而分账剧是三维时代的第一步探索,用户观看行为可以直接决定剧集的收益,这会重塑剧集的生产模式。

为什么要重视2019年的分账剧市场?

  司首朕

  分账剧的“趋”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政策的引导、市场的反馈、平台的规则、片方的动作,这四个剧集领域的主要参与角色在2018年同时向分账模式跨了一步。

  在大趋势下,我个人认为觉得在会有几个现象逐步显现:

  一流制作团队和肩部演员入场,建立分账剧投资、制作和收益的行业标准,产业升级,出现一批高收益的标杆分账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