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必威体育】不散的墨香 不变的情结

【必威体育】不散的墨香 不变的情结

  不散的墨香 不变的情结

  ■杨险峰

  每天翻开新到的报纸,总会闻到一股淡淡墨香,这感觉萦绕我三十多年,从未散去。细想,这种对味,是对长期从事文字工作的一种生命礼赞!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出校门入机关门,是个典型的“三门干部”,短板自然显现。从县直机关到一个偏僻的山区乡镇工作,心中纵有更多的失落,但很快找到了兴趣点。当时,乡镇干部都享有报刊津贴,加之学报用报成风,每人都须订阅一份党报党刊。1987年,我开始订阅第一份报纸《宜昌报》,也开始学报用报,开始向报社写稿。

  没有华丽的转身,更多的是石沉大海。我羡慕报纸上通讯员的署名,更钦佩他们笔下优美的文字。夜深人静时,我常把自己的成品与报上的稿件进行对比,发现标题不新,新闻事实不新,语言也不简练。但保持着一个强烈的信念:坚持写下去!在长达三年多的练笔时间里,白天工作,晚上写稿,偶有简讯见报,也感到墨香萦绕室间。

  就是通过这些小“豆腐块”,慢慢练就了笔力,得到了原《宜昌报》编辑、时任宜都市广播电台台长李绪柱老前辈的肯定,他经常给我写信加以鼓励。宜都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的同志们也经常邮寄通联刊物,指出稿件存在的毛病,要我保持热情不懈怠。他们是我新闻路上的引路人和老师!正是他们的多年指导,我的本职工作和新闻写作才有了起色。1990年5月,在《宜昌报》开展的“我向‘两兰’学什么”征文中,我撰写的《人生一道奉献的方程式》获得了三等奖;1991年11月,宜都遭受百年不遇的干旱,我采写的《十里百担一亩苗》通讯稿见报。

  通讯员是一份常干常新的工作,必须保持持久的热情。1991年大年初一,是个百年难遇首日春的日子。当时,各地都在利用冬闲进行农业结构调整,建设特色基地。我想,上级肯定关注基层干部群众在想什么干什么,我利用春节在乡镇机关值班的间隙,到集镇上一家铁匠铺采访了前来修理农具的二位农民和值班干部,被他们发展特色基地的积极性所感动,也来了个趁热打铁,当晚在值班室写下了《锤子叮当闹春早》的新闻稿。春节后一上班,这篇新闻登上了《宜昌日报》一版,成为干部群众见面礼。

  凭着这份见面礼,我被选调到市委宣传部工作,专门从事新闻宣传。在新的平台上,《三峡日报》的老编辑老记者对我多有一份“偏爱”,有久旱逢甘雨的知遇之恩,也让我有了路遥知马力的功底磨炼,更有千里快哉风的畅快心情。我努力尝试各种新闻体裁的写作,提高了知名度,年年有进步!

  东方风来满眼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步子越来越大,我见证了宜都乡镇企业改制、国退民进的改革、民营企业的蓬勃兴起、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也见证了《宜昌报》到《宜昌日报》再到《三峡日报》的发展变迁。其间,我将宜都在各个转型时期的“第一”,变成了《三峡日报》的头条新闻,将宜都干部群众的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生动实践,变成了《三峡日报》各个版面的“源头活水”,将宜都转型发展、生态文明的各种尝试变成了《三峡日报》的“满园春色”。

  身边的党报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三峡日报》的墨香浸润着我的整个家庭。在宜都,我们兄弟三人都是《三峡日报》的通讯员,至今还顶着“新闻三兄弟”的光环;我女儿也是《三峡日报》的通讯员,见报的第一篇文章也是新闻,并一直保持着对新闻写作的爱好。

  值此,为感谢三峡日报的培养与厚爱,致答谢辞一篇:

  三十余年前,一热血青年,激情满怀,朝思暮琢,叩开报社之门。慕名师之风,山高水长,听名家授道,如沐春风。现场练笔,深感功浅弱笔,学无止境。退而结网,与事实对接,向发现发力,增文化含量,注人文情怀,由豆腐小块到头版重头,渐被师长认可,结金兰之交。十二度被评为模范通讯员,三度获得湖北新闻奖。一谢师长的新闻启蒙和跟踪指导。

  遥想当年,身居巷陌,日访月积,不舍昼夜,人生乐章。行走乡野田埂,必威体育,忧百姓之忧,书满腔正气,长太息以掩涕而成稿。媒态纯正,以品量人,以质论稿,自叹人生幸事。好雨知时节,笔走龙蛇惊风雨,白纸铅字写春秋。春风化雨,一门三兄弟,执笔皆新闻,小女亦爱好,秉承续接力,临山峰而识鸟音,行田野而生灵感,受天荫庇入清华园,已有短文见金台报刊。二谢师长的新闻根基培养和视阈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