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凡有中国军人的地方,就该有军事记者的足迹

传统是生生不息之根,传统是发展壮大之基。追忆过去继承传统、立足今天锐意进取、面向未来创新求变,是军队新闻媒体的制胜之道。从《浪花报》、红色中华通讯社、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到今天的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几十年来,广大军事新闻媒体人栉风沐雨、矢志不渝,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忠诚于党、献身使命的基因,他们传承着艰苦奋斗、敬业奉献的精神,他们以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作风,始终把面向部队、服务官兵,当好党的喉舌作为不懈追求。

新时代的军事新闻传播工作,对军事新闻媒体人提出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的更高要求。强国强军新征程,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激励着军事新闻媒体人激情满怀、奋勇前行;老传统、新养分滋养军事新闻媒体人永远保持本色、不忘初心,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鼓干劲、正作风、强作为。

为激励广大军事新闻媒体人牢记光荣传统,弘扬爱岗敬业、吃苦耐劳、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和甘于奉献的崇高精神,进一步做好新时代军事新闻传播工作,2019年6月12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中,邀请郑蜀炎、冀惠彦、董保存3位资深军事新闻媒体人,结合自己数十年的采编实践,为中心全体军事新闻工作者做了一场生动感人的优良传统专题报告。现将3位老同志的报告录音整理选登,以飨读者。

凡有中国军人的地方,就该有军事记者的足迹

■ 郑蜀炎

一切故事莫不是时间的故事。1990年,我和另外两位记者在艰难地完成了徒步跋涉进墨脱的采访后,在边防军人剑指边关、壮行天涯的英勇传奇和高蹈情怀激荡下,充满豪气地写下了这句话。几十年记者生涯,许多往事如烟散尽,但这句话始终执念于心。

当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重返记者岗位时,我称自己是“退居一线”。虽有戏说之意,但也的确是真话,因为记者是新闻采写一线的战士。在新闻这个阵地上,我时时记得鲁迅先生的话:“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把军事新闻记者作为一个事业来干

作为军事记者,自然就有着军人的属性,既然第一身份是军人,就必须要有军人的选择和担当。今天,媒体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我们怎么看待记者这个职业?我年轻时背过马克思17岁时写的一篇文章:《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马克思认为要“选择一个使人类趋于高尚的职业”。

我觉得记者就是这样一个职业。既然如此,从事这个职业就不仅仅是为了就业而捧的一个饭碗,而是在完成一种高尚的事业。这不是空话,因为干事业是要有事业心的,是要有职业精神和职业良心的。就连西方记者也有如是说法:记者的劳作和农夫一样辛苦,年不分四季、天不论黑白,还不能保证旱涝保收。中国古人把提笔叫“破空”,下笔叫“杀纸”,可见写作是个多么辛苦的工作。

我很庆幸自己当记者的年代,没有经历前辈记者在战争年代里以命相搏、随时准备用生命和热血换取新闻的重重险关危难。但是,伴随着我军的发展历程,也亲历过一些难以忘怀的困难磨砺和风险考验。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优秀的记者,但却可以无愧地说,我从来都是把军事新闻记者作为一个事业来干,并一直用一首叫《不远也不深》的诗中的句子来勉励自己:“他们望不了多远,他们望不到多深,但是这岂能阻止,他们向大海凝神。”

蒙古族有这样的民歌:“鹰飞在天上,影子落在地上。”一个记者应该以在什么地方留下自己的身影以及留下怎样的身影,是对自己是否能成为捕捉新闻之鹰,或者成为其它别的什么的证明。

曾经和同事写过这样一篇新闻《六百勇士斗死神 雷场放飞和平鸽》—讲的是云南边防部队提前完成大面积排雷任务,将彻底清除了雷障的和平土地移交给边疆人民,由此带来边民生活的富裕、边境口岸的开放……

这篇稿件以全票通过获得当年度的“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就无须多言了,我想说说采写的过程。为了让被地雷害苦了的边疆老百姓放心地恢复和平的劳动与生活,排雷部队有一个特殊的移交仪式—排雷官兵手拉手地从昔日的雷区走过。

如果是普通记者,把素材搜集完写稿就行了,可身为军人,我们的战友在用身躯向群众证明和平,我们岂能只当一个“观光客”。我们是传播新闻的记者,但同时更是保卫祖国的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担当。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地加入排雷官兵的行列,与他们一起走了一遍昔日的雷区。而正是这种选择,使我在写作新闻时有了新的感悟,在原来的题目“雷场放飞和平鸽”前面,加上了“六百勇士斗死神”几个字,这样,使报道更加有分量和冲击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