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略论军事新闻传播的理念革新

摘 要:新媒体的蓬勃发展导致媒体环境的剧烈变动,呈现出信息海量化碎片化、传播途径多元化、公民新闻日益活跃等特点,深受媒体环境影响的受众在媒介使用和心理层面也发生了变化,这都给军事新闻传播带来冲击。面对挑战,军事新闻传播的紧要工作就是革新理念,增强阵地意识、受众意识和人文意识。

关键词:新媒体时代;军事新闻受众;传播理念

一、新媒体发展导致媒体环境的变化

(一)信息的海量化和碎片化,新闻宣传效力低下

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技术的进步打破媒体市场由少数人或机构垄断的局面。人人成为传播者,任何人或机构都可以利用新媒体技术,通过互联网以及电脑、手机等终端发布信息,海量信息充斥着人们的眼球。微博和微信代表的移动社交媒体便利了用户随时随地获取和发布信息,但文本的碎片化使得用户的媒介使用时间和注意力呈碎片化倾向,海量的信息碎片使得他们难以集中注意力精读某一条信息。因此,我军连续性专栏或专题等深度报道很难获得受众的深度阅读,容易被淹没在信息海洋,重大典型和重磅事件的报道若一味顺应“微文本”趋势,也容易导致体现新闻本质不全、受众了解不深、传播效果不强。

(二)传播途径多元化,议程设置功能被分化

议程设置,即通过新闻编辑等手段把受众的注意力导向某些特定的问题。传统媒体因传播途径的单一性,可以轻松利用报纸头版、新闻栏目等为大众选择社会热点话题,集中其注意力,进而将传播意图传递给大众。而在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渠道极大拓宽,途径的多元化降低了用户对单一媒体的依赖度。用户甚至可以通过新媒体设置议程,如今诸多热点事件遵循“个人曝光—广泛关注—传统媒体介入—舆论降温”的逻辑,如2013年微博上流传的某消防中队打新兵事件视频,一经曝光立即引发舆论强烈关注,随后《央视新闻》《南方都市报》等权威媒体跟踪报道,舆论虽然平息,但严重损害了军队形象。新媒体在重大事件中先声夺人,分解了传统媒体的话语主导权,削弱其议程设置能力,置主流媒体和官方部门于被动地位。

(三)“公民新闻”日益活跃,传统媒体把关作用被消解

传统媒体长时间的发展使“把关人”理念贯穿于新闻生产、编辑和发布的全过程,“把关人”决定着信息内容的质量、数量与流向,甚至决定着信息传播将对人类社会产生何种影响。而手机等移动互联终端的普及,自媒体成为用户的个人舞台,他们创造的UGC(用户原创内容)大量涌入。相比专业媒体新闻生产,“公民新闻”主体更庞大、反应更迅速、生产流程更简洁、信息量更大、互动更频繁,如天津港大爆炸的视频很快在微信朋友圈刷屏。非专业化生产促进新闻业的变革,但缺乏“把关人”约束的“公民新闻”极易出现谣言等负面信息。个人把所见所闻发布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直击现场的确有很强的新闻性和冲击力,却容易以局部真实掩盖整体真实,缺乏信息的证伪和信源的平衡。“公民新闻”消解传统媒体把关作用的同时也削弱了传播效果,一是大量负面信息冲击主流媒体的传播格局,二是新闻传播遭遇数量庞大的“公民新闻”的质疑时,主流媒体独木难支,舆论场易陷入混乱。

二、受众媒介使用及心理变化

(一)倾向选择新媒体,传统媒体被式微

媒介的使用与需求理论认为:人可以通过多种选择来满足自己的需求,这些选择受控于人际关系和心理活动。在媒体形式极大丰富的今天,人们有充足的选择可能,研究与现实都已表明,广大受众倾向选择便利的新媒体,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不同程度地远离人们的视野。截至2018年6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在网民中占比98.3%。除了微信等社交媒体的使用率居高不下,依托于手机的各种客户端层出不穷,人际关系影响下的人们不断选择新的客户端,比如过去两年就是短视频客户端的热门时期。不断增加的网民规模和不断演化的客户端,打破了传统媒体的垄断格局,使新媒体成为当今社会影响人们生活方式和观念的最大“赢家”。

(二)由受众到用户,传播的去中心化和个性化

传统传播模式下,“传播者”处于中心位置,决定着传播活动的后续环节,受众处于信息接受的被动位置。在新媒体环境下,“传播者”和“受众”的界限模糊,去中心化成为信息传播的一大特点,个体既是接收者又是传播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传播的中心。传统模式语境下的“受众”更多地被新媒体语境下的“用户”代替。诸多研究表明,用户基于生活经验或需求,选择媒介时有比较明确的目的,或收集信息或单纯娱乐,而个性化的媒介接触使用户形成了个性的习惯和心理,处于中心位置的用户对于媒体传播的信息不再被动地接受和相信。在此情况下,传统的新闻传播往往遭遇排斥,充满趣味或娱乐的新闻或广告受到欢迎,比如2018年11月华为发布的手机广告,经方言改编后更搞笑、传播效果更佳;抢险救灾中,主流媒体花大力气报道救灾成果和好人好事,把悲剧描绘成壮丽史诗,却招致受众反感。

(三)以“我”为中心,反感“硬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