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辽宁舰女兵忆张超牺牲:我在驾驶室里眼泪一下

  古丽帕丽·乃比江 辽宁舰退役女兵

  2013年10月,我成为了辽宁舰的一名导航雷达兵,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军装。

  2016年4月,新的一批舰载飞行员首次起飞着舰。大家可能不知道,舰载飞行员的危险系数是宇航员的5倍,普通飞行员的20倍。

  普通飞机降落前,速度是慢慢减至零。而舰载机却要加大油门,然后立即刹车,从时速200公里瞬间降至零,在3秒钟内停住。

  飞机一落,舰载机必须钩住阻拦索,钩住阻拦索的数量决定舰载机着舰的质量,而整个过程就是一场“人为坠机”。所以对舰载机来说,最危险的是它降落的那一刻。

▲图片来源:北京卫视电视节目截图

▲图片来源:北京卫视电视节目截图

  在他们上舰的前一天,我们的战友张超在最后一次模拟训练中突发意外。

  他驾驶的“117号”战机降落前几乎毫无偏差,但是就在所有轮胎都已着地的情况下,战机控制系统突然失灵,机头瞬间上扬,整个战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冲了出去。

  地面指挥员通过无线电对张超喊:“跳伞!”但在那紧急关头,张超想到的却是拯救战机。

  他立即推下操纵杆,试图压下机头,重夺整架战机的控制权。

辽宁舰女兵忆张超牺牲:我在驾驶室里眼泪一下

  然而因为这样,他失去了跳伞的机会,最后在巨大的推力之下直接坠地,永远地离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驾驶室里,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舰上所有的人,都陷入一种悲痛。

  在飞行的那天,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地鼓着劲儿——必须安全地完成任务。最后,张超的一位战友特意多飞了一圈,他说这是替张超完成他未实现的梦想,并把他真正地交给了蓝天。

  任务结束后,那批飞行员全都取得了资格证。颁奖典礼上,张超也被授予“舰载机飞行员”的称号。我想那一刻,张超应该是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