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2018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不完全报告 - 必威体育

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2018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不完全报告

关于SCSPI:为维护和促进南海和平、稳定与繁荣,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发起的“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计划(SCSPI),致力于聚合全世界的智力资源和开源信息,持续跟踪主要利益和责任相关方在南海的重要行动和重大政策动向,提供专业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

2018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

不完全报告

2018年,美军在南海地区保持着高强度的军事活动态势,航行自由行动、空中侦察行动持续开展、战略级武器平台、高精尖武器频繁进出南海,积极布局软实力外交、拉拢鼓励盟友或伙伴国介入南海事务,通过联合军事演习、军事外交和军售等手段,不断扩大其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影响力,部分高官大肆鼓吹针对中国的战争言论,遏制和威慑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

1

高强度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或抵近巡航,

行动重点由南沙海域扩展到西沙地区

2018年全年,美海军在南海针对中国至少进行了5次进入岛礁12海里的“航行自由行动”,加上未公开的,以及根据2017和2018财年美国国防部的《航行自由行动报告》,美军军舰和飞机还有针对中国专属经济区测量及飞越所谓限制的“航行自由行动“(这些通常不在学者和媒体的统计范围内),实际在南海针对中国的各类”航行自由行动“应在10次以上。相较于以往,2018年美军在南海地区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主要以双舰编队的形式进行,且空中还有侦察机进行策应,兵力运用日益体系化。如5月27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USS Higgins(DDG-76)和导弹巡洋舰USS Antietam(CG-54)在西沙群岛的东岛、赵述岛、永兴岛和中建岛一线穿梭航行,期间还进入12海里海域内。参加“航行自由行动”的兵力来源也呈现出多样化特点,力量并不仅仅局限在第7舰队,出现了混编的情况。5月27日参加“航行自由行动”的导弹驱逐舰USS Higgins(DDG-76)隶属于美海军第3舰队,当时它刚结束在中东地区的部署任务返回圣迭戈海军基地,而导弹巡洋舰USS Antietam(CG-54)则隶属于美海军第7舰队,当时它是由菲律宾海向西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的。值得一提的是,美军行动的重点似乎正在向西沙地区倾斜,5次进入12海里的行动中就有3次是在西沙海域。另外,美军“航行自由行动”的烈度和风险都有明显增大。9月30日美海军第3舰队的导弹驱逐舰USS Decatur (DDG-73)驶入了南沙南薰礁附近海域,与中国兰州号驱逐舰险些相撞,两船最近相距45码。

表1:2018年美英军军舰闯入南海岛礁12海里情况

2018年美军南海军事活动不完全报告

展开全文

2

美军战略武器不断向南海及其周边地区部署,在南海方向加大对中方实施武力威慑

2018年全年,美国海军先后有4个航母打击群,4个两栖戒备大队以及多艘核动力攻击潜艇、多架B-52H轰炸机和F-22战斗机前往南海及其周边地区开展战略威慑活动。

战略级大型水面作战平台在南海地区往来频繁。美国海军先后有卡尔文森号(USS CarlVinson, CVN-70)、罗斯福号(USS TheodoreRoosevelt, CVN-71)、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 CVN-76)、斯坦尼斯号(USS John C.Stennis, CVN-74)4个航母打击群,美国号(USS America, LHA-6)、好人理查德号(USS Bonhomme Richard, LHD -6)、埃塞克斯号(USS Essex, LHD-2)、黄蜂号(USS Wasp, LHD-1)4个两栖戒备大队出现在南海海域,或参加与南海周边国家的联合演习或过航或访问等。这其中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群、埃塞克斯号两栖戒备大队是从南海过航前往中东地区部署,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和美国号两栖戒备大队是结束在中东地区的部署任务经南海返回美国。卡尔文森号、里根号航母打击群,好人理查德号、黄蜂号两栖戒备大队则是是专门到南海地区开展海上巡逻。

水下战略级武器多次出现在南海。鉴于核潜艇行动的隐蔽性,我们无法准确给出2018年通过南海的美军核潜艇数量,仅能从一些公开的媒体报道或者AIS数据里查询到部分美军核动力攻击潜艇在南海地区的行动。3月1日美国海军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 USS Bremerton (SSN-698)抵达菲律宾苏比克湾进行港口访问,此前2月14日它曾停靠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很显然这艘潜艇是自南向北航行通过南海抵达菲律宾的。3月16日美海军洛杉矶级核动力攻击潜艇USS Oklahoma City (SSN-723) 抵达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进行港口访问。不难获知,其在访问前后,都在南海水下进行过航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