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跨境资金流动平稳 外债风险总体安全

  上半年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能较好应对外部冲击

跨境资金流动平稳 外债风险总体安全

  当前,市场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比较平稳,国际市场总体上还是更加看好中国经济。下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具有很充分的内外部条件,可以比较好地应对外部冲击。对比还发现,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

  7月18日,外汇局举行了2019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新闻发布会。

  外汇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表示:“总体来看,上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保持稳定,境内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王春英表示,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我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主要经济指标符合预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波动,汇率预期相对平稳。

  跨境资金流动将总体稳定

  “尽管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但是,我国外汇市场运行保持了平稳,主要渠道跨境资金流动呈现积极发展态势。”王春英表示。

  外汇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境外投资者继续增持境内债券和上市股票。其中,债券净增持416亿美元,股票净增持78亿美元。上半年,企业投资收益项下跨境支出规模和2018年上半年基本相当。上半年,个人净购汇稳中有降,同比减少23%。

  “预计下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王春英认为,虽然外部环境中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但当前内外部环境中有利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稳定的因素依然比较多。

  一方面,国际货币环境相对宽松,美联储可能转向降息。近期美元汇率趋稳,中美利差扩大,这为我国外汇市场稳定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另一方面,当前市场对中国经济的预期平稳。王春英表示,在国际市场交易的中国国债信用违约掉期价格(CDS),近期的值是40多,说明市场认为违约风险小。

  王春英表示,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具有很充分的内外部条件,可以比较好地应对各种外部冲击影响。

  外债风险总体安全

  “从外债负债率、债务率、偿债率和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之比等安全性指标来看,当前我国外债指标都在国际安全线以内,而且都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整体水平。”王春英表示。

  数据显示,2018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是14.4%,国际安全线为20%;再看债务率,我国是74.1%,国际安全线是100%;偿债率,我国是5.5%,国际安全线是20%;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的比例,我国是41.4%,国际安全线是100%。

  那么,该如何看待近年来我国外债持续上升?王春英认为,这说明我国经济更加深入地融入全球经济,跨境投融资规模稳步提升。

  近几年的国际投资头寸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我国对外金融负债余额比2014年末上升12%,其中全口径外债余额增长11%;同期,对外金融资产余额上升15%,一季度末净资产余额比2014年末上升22%。

  “当前我国外债结构进一步优化,稳定性增强。”王春英表示,一方面,从期限结构看,今年一季度末,中长期外债余额比2014年末增长49%,在全部外债中的占比达到36%,比2014年末上升9个百分点;同期,短期外债余额下降4%。另一方面,从债务工具看,一季度末债务证券余额比2014年末增长2倍,占比为23%,比2014年末上升15个百分点,这体现了境外投资者多元化配置资产的需要,也反映了境外央行类机构增持人民币储备资产的需求。

  经贸摩擦影响可控

  “我们始终在密切监测,实时跟踪评估中美经贸摩擦对于我国外汇市场、跨境资金流动和国际收支的影响。”王春英表示,对比今年5月份、6月份和2018年下半年这两个时段的各方面情况和形势的结果看,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

  影响可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我国外汇市场情绪以及市场主体行为更加理性和平稳。今年5月份经贸摩擦升级以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和贬值预期都低于去年下半年。在此基础上,市场主体涉外收支行为调整更加平稳。二是,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我国外汇市场情绪以及市场主体行为更加理性和平稳。经贸摩擦升级以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和贬值预期都低于去年下半年。在此基础上,市场主体涉外收支行为调整更加平稳,从五六两个月的综合情况看,银行结售汇月均逆差比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44%,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月均逆差也比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