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阎学通:我们正面临一种陌生的国际政治

  【环球时报记者 于金翠】这个世界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国际秩序为何看起来越来越不稳定?8日,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将在清华大学开幕,来自多个国家的前政要及上百名智库负责人和战略家们,将针对当今世界面临的新安全挑战进行讨论,并提出应对之道。在论坛召开前夕,《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了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阎学通,除了国际形势的变化,他还就备受关注的中美关系走向以及他预测中国到2023年成为超级大国的论断作出进一步说明。

  国际秩序——新的变化让全世界都觉得很不适应

  环球时报:本届世界和平论坛的主题是“稳定国际秩序”,为什么要设定这一主题?

  阎学通:对于国际秩序的变化,大家已经关注两三年了,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大家感觉他的政策和以前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及做法不一样,全世界都觉得很不适应。不仅和美国不太好的国家跟美国的关系变得更紧张,美国的传统盟友跟它的关系也出现一些紧张状态。所以大家觉得这个世界变了。

  这一变化落到中国身上,我们体会最明显的就是中美之间从去年开始的经贸摩擦越来越严重,甚至被称为“贸易战”。在这种情况下,全世界看到一个新的、人们不熟悉的国际形势。主要新在哪呢?很多人用“新冷战”来描述这个变化。但我认为,大家并不知道新到来的世界是什么样,于是从历史中去找相似的情况。人们最熟悉的是二战后的历史,于是认为既然是中美战略竞争替代了当年的美苏战略竞争,那么就拿冷战来套今天的形势。这样“套”是不合适的。比如,冷战时期没有贸易战,没有技术脱钩,这样的事和概念都没有。为什么?因为那时美苏之间没有经济往来,没有学者和科技人员交流,当时两个阵营之间的对抗和今天不一样。

  今天和冷战时期的环境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最突出的主要是两点:一是现在的中美战略竞争主要在“无线网络”领域,这和过去在自然地理上进行战略竞争不同,传统的地缘政治概念不适于理解今天的战略竞争。简单讲,网络空间的战略竞争是没有地理障碍的,如果将地缘政治比作木板棋盘上的对弈,无线网络世界则类似木箱中的薛定谔的猫。二是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了一种资源,这种资源恰巧和自然资源相反,自然资源是越用越少,数据资源则是越用越多。数字资源的竞争,不在于谁能够控制、谁能够占有,而是谁能够利用。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我们将面临一种我们所不熟悉的国际政治。

  但从国际关系研究的角度讲,这些都是形式和内容上的变化。大国战略竞争几千年来的性质不会发生变化,即本质是国际权力再分配问题。从春秋战国一直到今天,人类历史上,不管是在欧洲、非洲、中东、拉美或任何地区,大国战略竞争的性质不变。

  关于未来——不确定性上升,两极格局稳定

  环球时报:您怎么定性新的形势下的中美关系?

  阎学通: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中美之间的‘假朋友’关系”,今天我认为中美仍然是“假朋友”关系,只不过这种“假朋友”关系变得更假了。表面上讲合作,实际上竞争是本质,今后仍然是这种假象。

  现在很多人说中美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但很少有人说出是什么“质”发生了变化。自1989年以来,中美一直说双边关系是既有冲突又有合作,有时冲突多点,有时合作多点。那么今天可能是冲突多一点,这是质的变化还是程度变化呢?专业人士普遍认为中美战略冲突加剧不是始于特朗普,而是从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战略开始,中美战略关系开始一点点地紧张,只不过它的变化速度是渐进的,特朗普时期不过是加快了恶化速度。所以,我不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发生了性质变化,还是程度变化,但比奥巴马时期变化速度快一些。

  环球时报:未来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会达到一个什么程度?

  阎学通:如果以特朗普执政两任为时间限定,往最坏的方面预测,可以排除中美发生直接战争的危险。中美都有核武器,发生直接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小。

  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的政策看,他不太愿意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到目前为止,除了对叙利亚发动一次几小时的打击,发射了100多枚导弹,他没有对任何国家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打击。因此,我觉得在特朗普任期中美之间发生代理人战争的危险也不大。但这不意味着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不会日益加剧。特朗普前些天说不再禁止美国公司与华为合作,可以把设备继续卖给华为。说完后,在中国没有人相信他真会这样做。为什么?自5月以来,美国国务卿到处去动员其盟友遏制华为5G,因此没人相信特朗普突然的180度转变。也就是说,没有人相信美国会不遏制华为,不遏制是不可能的事。

  环球时报:中美关系现在的走向会对世界秩序有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