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必威体育】[学子论文]国际联盟构建“国际新闻新秩序”的尝

  二 国联构建国际新闻新秩序”的举动

  1925年国际联盟第六届常务会议在瑞士日内瓦召开,9月16日,智利代表杨赖向大会提议,咨请联盟行政院出面召集参与采访报道此次联盟会议的各大洲报界专家,借此齐集日内瓦的机会,召开一个报界专家大会,商讨解决各种职业问题,以消弭民族间之误会。大会对智利代表的这个提议进行了认真和慎重考虑,在9月25日由比利时代表伊芒(M. Paul Hymans)代为给予了答复:“智利代表之建议,当然具有充分之理由,然报界与其他大势力者,同有保持独立之精神,故国际联盟对于此项建议,必须慎重进行。本席以为及联盟不欲干预新闻记者自身事。倘报界以此事为有益,则国际联盟甚愿赞助之”[6]。

  这样9月26日国联行政院又对应否组织报界专家会议进行了讨论。讨论结果是预先征求各国新闻界意见,于是训令国联秘书处咨询各国新闻界。最后有30个国家的新闻团体表示赞成,并有若干新闻团体回函附上了建议案。1926年3月国际联盟行政院详细审查了各国报界的复议书后,议定确有必要召集这样一个报界专家会议。

  至此,国际报界专家大会的召集正式提上国联议事日程。1926年8月、10月和1927年1月,国联先后组织了三次筹备委员会筹备会议。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讨论和准备,国际报界专家会议(Conference of Press Experts)终于在1927年的8月24日如期召开。这次会议盛况空前,与会者有36个国家的118名代表,其中新闻专家63人。世界很多著名的大通讯社、报纸皆派员参加,如美联社、美国合众社、法国哈瓦斯通讯社、德国沃尔夫通讯社、英国路透社、意大利斯蒂法尼通讯社、日本联合通讯社、日本电通社、英国泰晤士报等都由总经理亲自领衔与会。会议主席巴奈姆称其系“未曾有之广泛而且重要的新闻会议”[7]。

  经过6天的激烈争吵和辩论,大会通过了一个议决案。该议决案包含10项内容,包括新闻传输费率、新闻电密电码、新闻记者保护、新闻检查、保护新闻报道之所有权等[8],“完全包含了国际新闻合作运动所要解决的问题”[9]。但是因为这次会议所关注的问题完全侧重于新闻事业本身及新闻从业者的利益保护问题,而要实现这些问题的解决没有各国政府的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连决议中最容易办到的“减低新闻传输费率”的问题也都迟迟没有解决。

  为了解决1927年国际报界专家会议议决案的执行问题,1931年9月12日,国联行政院决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集各国情报机关长官及新闻会议代表,举行“各国情报机关长及报业代表会议”(The Conference of Governmental Press Bureaux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ress,以往著述中多译作“国际新闻会议”,本文为了叙事方便,也为了遵从已有的习惯用法,一律用“国际新闻会议”指代)。哥本哈根国际新闻会议从1931年11月10日开幕,至14日闭幕。出席会议的有英法德意等30余国家的政府情报部门代表及新闻团体代表。从会议的名称我们即可以直观发现,这次会议与日内瓦国际报界专家会议相比,有一个很大不同,就是邀请了各国情报部门的官方代表出席,这是因为考虑到“新闻事业虽为私人企业之一种,然如利用电报、电话、无线电报、无线电话以传递消息,多赖政府机关之赞助又如邮费、报费及著作权等问题,新闻事业之发达与否,亦常视各国国家立法为转移。”[10]由此也可看出国联企图争取各国政府支持,加强会议议案执行力的良苦用心。

  这一次会议的决议,比前次会议简单得多,主要的议决案有:(1)防止不正确新闻之传播;(2)促进1927年国联报界专家会议各决议案之实施;(3)与各国情报部门保持密切的联络,定期举行国际新闻会议,共同讨论各项问题。

  1933年2月间国联又决定,于该年10月17日在西班牙京城马德里举行第二届会议,后来因故延期至11月7日举行。1933年11月7日至11日大会在马德里正式举行,出席会议的代表来自28个国家,其中参会的著名的大通讯社有13个,报界公会和记者公会等新闻团体有10个。国际知识合作委员会和国际劳工局也派员参加了会议。但是德国、日本因退出国联,未派代表参加。本次大会讨论的主要议题包括:(1)确定正确新闻之增加方法;(2)促成各国新闻机关之合作方法。但是核心焦点仍旧是国联和各国政府所十分关心的“阻止不正确消息之传播”问题。从内容上看仍然延续了此前两届会议的主要议题。11日晨会议结束,通过了10项议决案,主要内容为各国政府决议采取步骤,必威体育,在该国法律范围以内,与新闻界密切合作,以避免(1)登载或采取挑拨各国怨恨之消息或行动;(2)煽动侵略或分割他国领土之一部;(3)宣传对他国内政干涉之观念。[11]

  但是由于国联自身的结构缺陷,它既无权力,又无手段来强制实施决议,其决议对会员国无约束力,因此这些条款大多成了纸面上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