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突然去世“引爆”埃及,穆兄

  【环球时报驻埃及、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曲翔宇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法庭上猝死,使得他所属的穆斯林兄弟会一下子受到集中关注:这个有着91年历史、在中东不断搅动风云的组织会怎样反应?回想8年前,“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下台,穆兄会借大选将穆尔西推上总统宝座——那时其影响力堪称巅峰。但仅一年多,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兄会蛰伏“地下”,以至于逐渐被人“遗忘”。它还有影响力吗?也许从埃及内政部迅速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可以寻到部分答案,而两年前卡塔尔因支持穆兄会而遭多国外交封锁也能让外界一窥端倪。“穆兄会在中东的存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它现在陷入低潮,很难说能不能东山再起。”一位中东问题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大规模抗议会发生吗?

  在穆尔西17日离世后,穆兄会网站随即发表声明,称穆尔西是被“谋杀”的,并号召全球穆斯林于本周五聚礼时,为他祈祷,之后到埃及各驻外使领馆门前聚会抗议示威。由于当天恰逢非洲杯在埃及首都开罗开幕,一些人士担忧穆兄会及穆尔西的支持者会借机再度上街。不过,时过境迁,“再次革命”的主客观条件并不具备。

  “数年的连续政治动荡,真的让埃及民心思定。”埃及政治分析人士侯赛因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2011年到2013年,两年之内,三场革命(穆巴拉克下台、穆尔西通过民选上台、军方罢黜穆尔西),剧变让无数曾对政治抱有幻想的埃及人认清一个现实——只有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才是最切合自身利益的。

  去年,埃及总统塞西成功连任。“即便一些人不相信投票数据,也必须承认,埃及政府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下削减民生补贴,导致物价大幅上涨,以及前段时间开罗火车站造成数十人死亡的火车相撞事故……这些事件比穆尔西这个逐渐走入历史的人更易引发不满,但几乎没人上街。”侯赛因说。

  《环球时报》记者在今年2月火车相撞事件发生后留意过社交媒体上的舆情。当时,尽管官方人士一再澄清事故起因是火车司机毒驾,一些网民仍指责政府不作为导致铁路系统老化,进而抨击总统塞西好大喜功,把大多数资金投入新行政首都建设等,忽视民生投入,甚至有人呼吁3月1日“重回解放广场”。这一呼吁一度占据推特当地话题榜榜首,转帖者借机从收入差距、言论管制等角度批判政府,宣称支持上街。

  然而,据公开报道,3月1日在解放广场只有一个人示威并被警方带走,其他被警示的地点压根没有人聚集。记者开车前往开罗市区多地,除解放广场等重点区域警察稍有增多外,其他并无异常。这同样是穆尔西离世后的场景。埃及传统思想中有“逝者为大”一说,再有争议的政治人物,离世之时一般都念他们的好,但再往后就不一定了。 

  据《环球时报》记者走访调研,2013年穆尔西下台后,被宣布为非法组织、遭到政府强力打压的埃及穆兄会,失去的不仅是挑战现总统塞西政权的硬实力,可能还有民心。根据国际发展中心的数据,2012年埃及共爆发2532起劳工抗议事件,而穆尔西执政的2013年前3个月就爆发2782起。

  影响力还剩几何?

  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埃及境内严格意义上的穆兄会成员,普遍估计只有几千人。当年塞西上台后,对超过1.6万名埃及穆兄会各级骨干成员采取强制措施,可以说已从组织层面瘫痪了穆兄会。不过,穆兄会善于通过慈善捐赠活动在农村及城乡结合部吸引低收入者加入,因此仍保有不少同情者,人数可能在数百万甚至千万之巨。但这些同情者几乎难以成为正式成员,除因畏惧强力机关而“不敢加入”外,他们也想避开穆兄会“所有成员约10%的收入要上交组织”的“家法”。

  赛义德家住穆兄会较为活跃的开罗某区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埃及政府的强力打击下,穆兄会人员已转入“地下”,过去敢在大白天涂写标语,现在只能深夜偷偷干,慈善物品的发放也不像过去那样高调。据赛义德一名在警察局工作的亲属透露,埃及警方根据历次抓捕及审讯情况,建立了较为完整的数据库,对与穆兄会成员有联系的人实施严密监控,不定时突击搜查。

  这与穆兄会处于权力巅峰之时有天壤之别。2012年,穆兄会在大选中获胜,穆尔西历史性地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其后,他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比如宣布“百日复兴计划”,追缴经济寡头逃税欠款,频频撤换军方高层,任命伊斯兰派系主导草拟新宪法的工作等。但很快,经济状况恶化导致示威四起,批评者还指责穆尔西要把埃及推向宗教激进主义国家。最终在穆尔西执政的第369天,军方推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