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吴思科:见证新中国与中东国家近半世纪的外交史

吴思科:见证新中国与中东国家近半世纪的外交史

  吴思科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

  人民网北京6月18日电(记者 曾书柔)从1971年开始从事外交工作,到2014年卸任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辛勤奉献了40余年。他曾出任中国驻沙特、埃及大使及中国驻阿拉伯国家联盟首任全权代表,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奉献了青春韶华,见证了新中国与中东国家近半世纪的外交史。在新中国70周年华诞到来之际,高级资深外交官吴思科接受了人民网的独家专访,讲述了他见证过的外交史及一些难忘的外交往事。

  外交工作 “传帮带”

  

吴思科:见证新中国与中东国家近半世纪的外交史

  刚参加工作时的吴思科在巴格达留影(受访者供图)

  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自己刚开始外交工作的情形,吴思科数次提起了老一辈外交官对年青一代外交官的“传帮带”意识。

  “我是从翻译工作开始做起的,走的每一步都得到了老一辈工作人员的悉心指点。那时候我们的基础与现在的年轻人比起来要差得远,刚参加工作时,各方面知识都有所欠缺。老同志们手把手地教我们,有点‘师傅带徒弟’的感觉。我们也抓紧从工作中的一点一滴学习,尽早独立担起工作。”

  谈起自己外交生涯的起步阶段,吴思科印象最深的是,老一代外交人员,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常常会提起“如果周恩来总理在的话,他会如何看待、思考、解决这个问题”。

  周恩来是新中国外交的主要开拓者,他参与了新中国和平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对重大问题的决策,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所有重大外交行动的指挥者和实践者。“老一辈外交人员都曾在周总理身边工作,对周总理的外交思想、外交作风都很熟悉。大家深受他外交风格的影响,力求做到最好。”吴思科说。

  周总理在50年代初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中国至今一直在实践中坚持的处理国与国关系的基本准则。在吴思科看来,牢记并践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使命,对中国外交工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保障作用。

  “我长期与发展中国家打交道,对‘相互尊重’这点感受颇深。”吴思科说,“尊重对方,可以赢得朋友,也能赢得别人对你的尊敬。只有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谈合作和共赢,才能真正摒弃零和思维,得到共同发展。”

  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特别是1971年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之后,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在国际问题上的责任和担当,也在不断增加。

  “这是新时代里的新局面。”吴思科说,“在国际事务上,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理应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包括在一些国际热点问题上提出中国主张和方案、推动对话、和平解决,对最不发达国家的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推动建设公正合理的新型国际关系等等。”

  吴思科就此讲述了在埃及工作期间一个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事例。

  在一次有关中非关系的研讨会上,当时的埃及工业和贸易部副部长谈到,中国对非洲国家的帮助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中国支持非洲的独立解放运动。第二个阶段,中国向非洲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帮助建设一些民众所需要的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逐步发展到对非洲投资,实现中非经济上的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而第三个阶段更具价值,那就是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新兴经济体的代表,在国际舞台上为非洲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声,推动建立更加平衡的国际秩序和更加公平公正的国际规则。他的发言在与会者间引起广泛共鸣。

  “老朋友”埃及

  在吴思科4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在埃及与沙特的工作经历是最具有代表意义的。这其中也有一个巧合——埃及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而沙特则是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

  吴思科于上世纪70年代、90年代以及本世纪初三次在埃及工作,工作时间达13年。他说,在埃及的工作重点,是如何维护双方的传统友好关系,并随着形势变化,推动双方关系不断发展。

  1956年,埃及与中国正式建交,由此带动了一大批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与中国建交,打破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国际上遇到的外交封锁和孤立。因此,几代中国领导人都非常重视与埃及的关系,共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第一”——埃及是第一个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并于2016年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罗中国文化中心成为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建立的首家中国文化中心;开罗大学孔子学院也成为中国在北非地区建立的首个孔子学院;埃及还是第一个受理中国银联信用卡的非洲国家;2008年,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唯一的国家级经贸合作区——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破土动工,并迅速成为一个引人瞩目的国际化产业基地。

  如今,中埃双边关系在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升华,各领域交流活动如火如荼,人文交流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