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国际能源形势新变化和中国的机遇与挑战

自2014年6月以来,国际原油基准价布伦特油价从115美元/桶的高位上下跌,到2015年1月7日跌破50美元,降幅50%多,达到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当前,欧佩克经过两轮协调会,迄今未做出减产决定,近期油价下跌步伐恐难停止。这一事态反映了近年来国际能源形势的新变化,也折射出中国外部能源环境的机遇与挑战,中国应积极开展能源外交妥善应对。

国际能源形势的新变化

当前,世界经济复苏提速,地缘政治深刻调整,全球能源供需总体平衡,国际油气供应有向“买方市场”转变的迹象,价格下行压力增大。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能源市场上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中国能源安全的外部环境趋向相对宽松。

一、油气供应相对充裕

随着油气勘探开发技术的进步、非传统能源来源的增加及能效提高,全球能源形势得到改善。据英国石油公司(BP)统计,2013年,全球石油、天然气、煤炭产量分别增长0.6%、1.1%和0.8%,[1] 储采比稳中有升,油气供应相对充裕,人们对传统化石能源枯竭的忧虑降低。预计从2012—2035年,世界一次能源产量年均增长率将保持在1.5%,与消费增长持平。[2] 与此同时,以中东、北美、俄罗斯、中亚为主的四大能源供应板块更加清晰。其中,中东的石油和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占据世界的47.9%和43.3%,石油和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分别占世界总出口的34.9%、41.3%,保持了全球最重要的能源供应中心地位。受益于页岩气开发技术突破和政策鼓励,美国非常规能源的发展游刃有余,极大释放了油气生产和出口潜力,并带动北美成为全球第二大能源生产区域。俄罗斯和中亚板块仍是世界最大的能源盈余地区。俄2013年天然气增产125亿立方米,实现了世界最大的增产量,并仍是最大的化石燃料出口国。此外,非洲、拉美等新兴资源国的吸引力增强,只不过囿于经济发展状况、基础设施不足、资金和技术服务缺口等因素,其资源开发和炼厂产能的提高尚需一个过程。

二、能源消费重心加快“东移”

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长加速,增长率从2012年的1.8%增至2013年的2.3%,略低于近十年的平均水平2.5%。新兴经济体一次能源消费增长3.1%,成为稳定的能源需求增长源。以中国、印度等为代表的非经合组织国家吸纳了世界石油出口的49.4%,其石油消费量占世界的50.6%。亚太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成为73.2%的LNG出口目的地,其水电增量也占到世界水电增量的78%。事实上,仅中国一国的能源需求就在2007年超过欧盟国家,2010年超过美国,2014年则有望超过整个北美。[3] 相比而言,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能源消费增长率为1.2%,以美国(2.9%)最为强劲,但欧盟、日本分别出现了-0.3%和-0.6%的增长,西班牙降幅最大,为-5%。能源消费重心“东移”,主要有两方面的动因。一是西半球能源自给程度上升和欧美油气进口触顶,特别是发达国家得益于能效提高而出现石油消费下降,这为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增长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也促使传统供应方更加积极地对接东方,尤以中东为甚。二是亚洲经济增长势头强劲,需要持续增加的能源消费作为支撑,其庞大的能源市场容量成为各大能源产区激烈角逐的对象。俄罗斯、美国等传统和新兴的油气生产国均日益将亚洲视为能源出口目的地。

三、能源结构难有实质性变化

页岩气、页岩油和海上石油等非常规油气产量的攀升,为全球油气供给端注入了强心剂。在可预见的未来,能源结构仍将以化石能源为主。具体看,尽管石油占全球能源消费的比重已连续14年出现下降,但实现了1.4%的增长,仍是世界主导能源。煤炭作为全球最便宜的电力来源,深受新兴经济体青睐,成为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并出现供过于求的趋势。天然气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地位继续上升。预计,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会从当前的86.7%缓慢下降至2035年的81%。

面对严峻的能源和环境问题,世界各国均把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作为保障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出路。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水电、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2013年,可再生能源在全球发电中的比重从五年前的2.7%增至5.3%。据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从2011年的13%提升到18%;届时,世界发电增量的二分之一将是由可再生能源提供的。[4] 然而,可再生能源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风电、光伏制造业产能过剩,以及因补贴政策调整导致的产业投资波动等问题。自2012年以来,全球新能源投资已经连续两年负增长。[5] 短期内,可再生能源消费无论就其存量还是增量而言,均难撼动传统化石能源在全球能源供应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局面。

四、油价回落基本反映市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