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34亿踩雷承兴国际 诺亚财富风控是否流于形式?

  前言:

  “商界木兰”罗静被拘一事引发的连环炸仍未停止,随着事件发酵,多家踩雷公司浮出水面,案件走向悬疑。各方说辞背后,暴露出更多问题所在。人们更为关注的是,承兴国际是否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诺亚财富的风控又是否流于形式?

  承兴、京东、歌斐三方各执一词

  真相变得扑朔迷离。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以发布内部信的方式介绍称,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法定代表人为刘强东。

  针对诺亚财富方面指出的承兴和京东的联系,京东方面在7月9日上午曾作出回应称,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

  不过,诺亚财富并不认可京东的说法,诺亚财富相关人士回应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7月9日下午,京东方面进一步回应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同时京东称,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对于京东方面的说法,诺亚财富再次回应表示,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将积极通过民事和刑事程序尽责最大程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尊重司法机关的最终裁决。

  7月9日收盘后,罗静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发布公告称,有媒体称集团与京东之间订立伪造合同,董事会就此澄清,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而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如媒体报道提到的订立有关合同。

  各执一词背后,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诺亚财富34亿踩雷

  7月8日美股开盘前,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管理的总额达34亿私募基金出了问题。

  正如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内部信中所提,其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简单来说,大概是这样一款投资产品,基金管理人为歌斐资产,募集资金用途为“购买广东承兴控股对京东世纪应收账款”,还款来源为“债务人京东世纪到期还款或广东承兴回购”。

  那么,承兴国际是谁呢?

  据东方财富网,承兴国际是一家由电子制造服务转型而成的综合性文化产业集团,主营业务包括动漫、影视、游戏、体育、音乐等泛娱乐类IP的原创、授权、运营以及相关IP衍生品的销售。

  7月8日,承兴国际股价闪崩,跌幅一度超过80%,从4港元的开盘价直接跌到0.9港元,蒸发近40亿港元市值。

  而此前承兴国际控股披露,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被刑事拘留,有分析认为,该事件或是促使公司股价暴跌的直接诱因。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资料显示,罗静,中国香港籍,出生于1971年,拥有香港科技大学MBA学位。1996年,罗静在香港创办承兴国际集团,该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被拘消息公之于众后,这三家上市公司中,除了承兴国际股价暴跌外,A股博信股份7月5日跌停,7月8日出现地天板,创2015年9月份以来新低后,直线拉涨停。

  风控是否流于形式?

  其实,这场由罗静案引发的“罗生门”,也都指向了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的风控能力。

  这并非诺亚财富及歌斐财富的首次“踩雷”。

  2017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百亿债务风波,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元。

  2018年7月31日,歌斐资产由于没有履行“诚实信用义务”及“审慎勤勉义务”,被证监会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责令整改。江苏证监局方面认为,歌斐资产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未履行诚实信用义务。

  紧接着,在被曝出陷入辉山乳业债券兑付危机不到3个月,诺亚财富30亿元私募基金又陷入了乐视危局。

  而在2019年,诺亚财富帮助联创资源永宣资源基金募资16亿元,当时给投资者的承诺是“3年即可基本完成退出,预期回报达到5倍”,然而在7年后,基金资金只收回了5.6%。在这笔基金中,诺亚的获利约为6589.39万元,仅管理费收入便占到了基金整体管理费的35.69%。正因如此,诺亚也被投资者质疑存在虚假宣传。

  在业内人士看来,诺亚的风控能力还远未达到财富资产管理公司应有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