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大学生炒币图鉴:有人沮丧离场 有人如鱼得水

  虫鸣鸟叫,太阳斜照。

  大学毕业季后,还有为数不多的学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穿梭于宿舍和图书馆之间。

  张南(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我在准备考研,因为我发现赚钱太难了,不适合我。” 

  与此同时,大多数学生选择踏入社会。 

  “我就觉得钱太好来了。”志杰(化名)认为赚钱全靠运气。 

  有趣的是,两个相距千里、互不认识的人,却都在加密货币领域浸淫已久。 

  年龄相仿,经历类似,他们的“炒币”故事,却有着截然相反的结果。

大学生炒币图鉴:有人沮丧离场 有人如鱼得水

“我很相信孙宇晨”

  “我很相信孙宇晨” 

  “现在还把区块链当洪水猛兽非蠢既坏。”张南告诉31QU。

  张南今年大三,学的电子商务与法律。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二次通话,而我们上次的通话因为“老师点名”,匆匆结束。

  “我老早就知道区块链,但我一开始没想走这一行。”在进入币圈之前,张南在做海外代购领域的创业,他的偶像是薛蛮子,“薛蛮子能把一个快破产的公司做成最牛逼的,就冲这一点,我就很佩服他。”

  1991年,宇通电信器材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被迫转让,薛蛮子将其收购后改名Unitech,也就是后来UT斯达康,在短期之内,Unitech是当时中国领先的通信设备硬件厂商之一。

  而张南最早接触币圈,也是因为薛蛮子。

  2017年7月9日,薛蛮子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自己与李笑来的合照,称自己“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正式入局区块链。彼时,正值国内ICO项目火热,虽然薛蛮子入场晚,但他来势汹汹,一个月之内就投资了20个项目。

  20个项目中,就包括孙宇晨的波场。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薛蛮子便不断为孙宇晨的“瑞波币”和“锐波科技”站台说话。2017年8月,薛蛮子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是波场的顾问。

  “既然偶像相信孙宇晨,那么我也相信。”张南停掉了手中的电商生意,转而利用此前积攒的社群为波场站脚助威。

  “也正因为此,我还和孙宇晨有过一次对话,他还送了我一本书。”张南无不自豪的说。

  因为帮忙做社群推广,张南一个月就拿到了价值5000元的波场做回报:“我那会儿真的觉得,我离财富自由很近了。”

  直到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涉嫌金融违法犯罪活动,要求对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进行清理整顿。

  “94”让加密货币市场遭遇重创,很多币种应声暴跌,其中就包括波场。

  “94一来,5000就变成1800了。当时,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张南告诉31QU,他那会儿就着急想把手中代币抛掉。

  “当时正好群里有一个哥们在推广无限币(IFC),我一看行情,发现很多币都在跌,只有它在涨。”于是张南就把手中的波场换成了无限币。

  当时币圈有个口号是“比特金,莱特银,无限铜”,虽然现在无限币已经被央视列入资金传销组织名单,但在94风波时期,无限币确实表现“给力”,“一夜之间,无限币从0.0004元涨到了0.004元”。

  但张南没有体会到任何喜悦:“因为我手机被偷了。”

  “你没有记录钱包助记词,或者交易所账号、密码吗?”31QU问道。

  手机丢了后,张南慌乱了一阵子,等补办手机电话卡好后,无限币价格已经跌了下来,“就没再尝试找回过”。

  这是张南第一次与财富失之交臂。

  “我本来想靠着我赚的18000块去向我哥证明,炒币真的能赚钱。”现在说起来,张南依然忍不住扼腕。

  “没有暴富命?”

  初次炒币,张南铩羽而归,“但这是个意外,我还会继续买的。”

  当时看到波场长时间横盘,而且孙宇晨也去了国外,张南判断波场依然可以入手,能赚钱:“等孙宇晨回来的那一刻,波场就会涨。”

  但张南面临“启动资金”的问题,他一度把10000块钱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部“all in”。

  “这事儿就莫名其妙被我父母知道了,他们认为这是传销,逼着让我把钱要回来。”张南无奈的告诉31QU,“那我只能换回来了。”

  可是,换回来没多长时间,波场就涨了1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