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2016年美国大选及其对中美关系影响预估

2016年大选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美国未来至少四年的内政外交政策走向,而中国议题向来是候选人辩论的重要议题。密切关注美国大选初选时其社会内部的选情动向、选民态度、参选人外交政策、对华政策意向的分析等就显得尤为必要。

2016年2月1日,美国中西部农业州艾奥瓦举行党团初选,从而正式拉开新一轮选举周期的帷幕。此次大选将于2016年11月8日产生新一届美国总统,全部435位国会众议员、34位国会参议员、14个州或属地的州长以及巴尔的摩、圣地亚哥、巴吞鲁日等城市政府也都将面临改选。作为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首次换届选举,2016年大选的结果必将直接影响到美国未来至少四年的内政外交政策走向。就中美关系稳步发展的大局而言,2016年大选也将为美国对华政策带来不可低估的变数,值得密切关注。

大选选情走向预估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波尔斯比和威尔达夫斯基曾指出,总统选举中所有参与者的策略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当时既定的、难以改变的环境的制约。从选情发展的总体态势看,2016年大选也明显受到三个层次的环境塑造,即后金融危机时期的美国内外状况、总统政治周期约束下的奥巴马政治遗产以及两党初选的选举结构。

首先,后金融危机时期的美国内外环境决定着本次选举的基本背景与关键议题。金融危机特别是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国内的深层次矛盾并未得到有效解决,依旧无法令公众满意。在政治层面上,两党极化缠斗加剧,国会中所谓“否决政治”明显抬头,政治掣肘降低政府效率与公信力,美国政治对民意的回应性每况愈下。在经济层面上,美国经济在统计指标上虽然持续缓慢复苏,甚至在2015年末的失业率已降低至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但考虑到持续下降的劳动参与率,美国经济依然堪忧,且给予民众带来的实际“获得感”有限,与公众期待存在差距。在社会层面上,中间阶层所在比例空前缩水、降至50%以下,移民、控枪、堕胎等议题不断引发争议,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落实也遭遇较大不确定性,种族矛盾与冲突呈现出频发态势。与国内政经环境压力相比,美国在国际舞台上仍尽力维持所谓“全球领导地位”,持续强化亚太战略,实现美古复交、力促伊朗核协议,但面对叙利亚问题以及“伊斯兰国”(IS)等恐怖主义威胁抬头的现实,奥巴马政府却选择了“不做傻事”的廉价平衡,无法令国际社会信服。

根据皮尤民调显示,接受访问的美国民众中至少有60%对当前国家发展方向并不看好,认为国家急需改变的首要议题按顺序大致为经济与就业、反恐、医改、移民以及外交政策。这就意味着,选民对本次选举仍然具有强烈的变革期待,而他们关注的这些首要议题也需要两党参选人认真应对、提出改变方案的选举关键议题。

其次,在任期的约束下,奥巴马的执政遗产构成了两党竞选攻防的核心内容。2016年选举可以被理解为是对奥巴马八年执政绩效的民意测验,满意者可能倾向于延续民主党政府,而失望者则会转而期待实现政党轮替、希冀共和党带来改变。

就奥巴马过去七年的政绩而言,全民医改、经济刺激计划、清洁能源、移民及控枪新政的尝试等,都将作为民主党竭力捍卫、共和党猛烈攻击的重要内容。而在大选年期间,奥巴马被预期将抓住最后时机铸造历史地位,控枪、刑法改革、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促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TPP)在国会通过、以历史性访问古巴来强化美古复交“不可逆转”等皆为奥氏的可能选项,因而这些议题势必上升为选举焦点,从外部塑造选情。比如,奥巴马在新年伊始推出的控枪行政令,可能激化全美步枪协会等拥枪团体对共和党参选人在竞选经费和社会动员上的支持。又如,在TPP议题上,以希拉里?克林顿为首的民主党参选人不得不与奥巴马保持距离,从而避免失去工会团体的票仓。再如,鉴于古巴裔美国人对美古复交的态度在过去一年中呈现出积极转变,如果奥巴马在11月大选前访问哈瓦那,一定程度上会牵动古巴裔为数众多的大选关键州佛罗里达的选情。换言之,奥巴马的执政遗产更像是一把双刃剑,有助于两党巩固基本盘的同时,也可能反向动员共和党的参与度、弱化民主党的团结度。

第三,两党初选产生的总统候选人决定着竞选战略结构乃至选举结果。在当前所谓“以候选人为中心”的选举政治中,两党候选人的优劣直接左右整个选举。目前,民主党初选选情的基本面比较明朗,希拉里在全美及艾奥瓦、新罕布什尔等关键初选州的民调中持续领先,佛蒙特州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始终紧随其后,存在反超可能。如果希拉里得以在2月1日和9日的艾、新两州初选中大胜,她极可能很快锁定提名。不过,“邮件门”司法化、克林顿基金会海外捐款以及其他可能爆出的潜在丑闻仍有可能在初选或大选阶段发酵,进而为希拉里及其民主党的竞选带来无法预期的变数。比较之下,共和党初选陷入十余位参选人的乱战之中。所谓“反建制派”参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虽然自7月20日以来持续在全美以及艾、新等关键民调中领先,但其政治上的过激言论备受质疑。具有茶党色彩的参选人马尔科?卢比奥、特德?克鲁兹等人因初具政治经验而被认为是更为务实的提名人选,此前因高知名度而被广泛看好的杰布?布什由于立场温和、表现乏善可陈而选情低迷堪忧。在混乱的初选形势下,3月1日或15日即超过两个州同时初选的“超级星期二”有可能发挥加速明朗化、降低内耗损失的作用。如果无法在3月15日之前明确提名人选,共和党提名人选就将不太多见地拖延到7月中旬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最终产生,进而缩短了大选竞选运作的时间、直接降低了获胜的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