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国际金融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9年07月08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国际金融报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朱民:中美贸易形势若缓和美联储只会降息一次

◎ 记者 袁源 国际金融报 》( 2019年07月08日   第 04 版)

国际金融报

 
 

  7月3日,夏季达沃斯论坛最后一天,朱民走进媒体村,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虽年过花甲,霜侵两鬓,但笑容依旧,风度依然。

  2016年卸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后,朱民“开启了后一半人生”,走进象牙塔,担任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从国际机构高级官员,到大学研究院领头人,朱民的转身,从容且淡定,润物细无声。

  与记者交谈时,朱民笑言,媒体村可是个“危险地带”。这显然是句玩笑话。

  回望其职业生涯,朱民踏入的最“危险地带”,应该是人民币能否加入IMF特别提款权(下称“SDR”)货币篮子,用朱民的话说,“整个过程,风雨满楼”,“IMF内部打得一塌糊涂,打到最后一分钟”。

  这样的大阵仗都能淡定从容,记者的问题岂能算危险?这次专访,《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问题,就从这个大阵仗开始。

  关键词1: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仍要继续扩大,比如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发展、人民币资金流动等方面。”

  作为一家特殊的国际机构,IMF的专业性、严谨性、政治复杂性远超一般机构。2011年7月,朱民被任命为副总裁,这是中国人的头一次。

  起初,周遭有不信任,只能做一些边角工作。但是,朱民觉得,既然来了,“让我做的我就认认真真做”。

  从分管IMF年会开始,一步一个脚印,逐步站稳脚跟,朱民推动了IMF年会改革、经济政策督导改革等诸多突破性工作。当然,最大的事情是推动和见证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

  早年,朱民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透露过其中的艰辛,其中,人民币在SDR货币中的百分比调整,“IMF内部也是打得一塌糊涂,打到最后一分钟”。

  一直以来,朱民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和目标,坚定且清晰。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对中国经济不会有实质性影响。”朱民公开反驳,“人民币加入SDR对于中国来说并非只有象征意义,对中国和全球来讲,都将带来长远并且实质的影响。”

  谈及人民币国际化,朱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指出,“人民币国际化目前进展良好,特别在贸易结算等领域,但是人民币国际化仍要继续扩大,比如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发展、人民币资金流动等方面。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在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一场分论坛上,当被问到2030年中国金融业的模样时,朱民顿了顿,缓缓说:“2030年,我希望能够看到人民币实现国际化,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排名前三的主要货币之一。”

  关键词2:全球经济风险

  “从全球来看,今年经济不确定性仍旧很高……英国‘脱欧’变成了比较大的风险。此外,美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可能出现下滑。”

  1985年赴美留学,1991年成世界银行经济学家,1996年回国供职于中国银行,2010年赴任IMF副总裁,2016年走进清华园……

  回望朱民的职业履历,学者底色一直在,客观、真实是其秉持的学养。达沃斯论坛第一天,在展望中国经济前景的分论坛上,因为“客观”,朱民与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有趣地“顶”上了。

  宁高宁发言,谈及全球经济形势,有一句解读,“从目前看,全球经济增长面对的确定性是在增加的”。

  “宁高宁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老总……不过,他今天说的,我基本不太敢苟同。”轮到朱民发言,他强调,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在上升,而不是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