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必威体育】《中导条约》“空心化”对国际安全形势的影响

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宣称将退出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该条约禁止美苏两国部署、制造、试验或储存射程在500公里-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条约”。2019年2月1日,特朗普以俄罗斯“首先违约”为借口,宣称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正式启动退约程序,美国将于6个月之后正式退出该条约。针对美国的“无根据”指责与“无责任”退约,俄罗斯次日也宣布暂停履约。2019年3月4日,普京签署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命令,该命令于当日生效。美俄相继暂停履约,意味着过完30岁生日不久的《中导条约》已陷入名存实亡的境地。

【必威体育】《中导条约》“空心化”对国际安全形势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10月20日说,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并指责俄罗斯长期违反该条约。

《中导条约》“空心化”将给国际社会带来多重负面影响,主要表现在:美俄将借机壮大其核武库,新一轮核军备竞赛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欧洲和亚洲将成为美俄部署中程导弹的前沿阵地,地区安全态势逐渐恶化;冷战时期美苏构筑的全球战略稳定基础进一步被打破,未来核军控前景不容乐观。

一、美俄借机壮大核武库,刺激战略武器军备竞赛升级

美俄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的“口水仗”由来已久。早在2013年,美国以俄罗斯测试了一种陆基中远程巡航导弹“SSC-8”(北约代号)为借口,指责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SSC-8”型陆基巡航导弹,即俄罗斯版的“创新者9M729”。针对美国的“无端指责”,俄罗斯一方面坚持认为该导弹射程为480公里,符合《中导条约》的规定;另一方面指出美国武装无人机、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以及用于反导试验的靶弹,同样也违背了《中导条约》。

美俄相互指责对方违约的理由,难以掩盖双方退出《中导条约》的真正意图。对俄罗斯来说,国际格局发生变化,新技术不断发展,而《中导条约》只限制美俄研发此类武器,这使俄罗斯突破条约限制的意愿越来越强烈。在俄罗斯看来,美国拥有很强的空基和海基导弹能力,《中导条约》对美国火力投送能力的负面影响非常有限,而俄罗斯的海基和空基导弹能力则远逊于美国。除了中程导弹,俄罗斯在高超音速武器、导弹防御系统、太空武器等领域都处于劣势。与冷战时期相比,当前美俄之间的军事力量差距越来越大。因此,俄罗斯寄希望于通过发展中程导弹、通过非对称方式进行反制。2019年2月2日,普京在每半年举行一次的国防会议上展示了新型武器项目,其中包括“匕首”空射超音速弹道导弹、“别列斯韦特”激光武器、“先锋”高超音速滑翔系统、“萨马尔特”重型导弹、“波塞冬”无人潜航器等。2月5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命令研发海基“口径”发射系统的陆基版本以及陆基高超音速中程和中短程导弹。

对于美国来说,选在这个时期退约,背后还隐藏着制衡中俄、赢得大国竞争的深层次战略考量。特朗普上任后,先后公布《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和《导弹防御评估》等一系列战略文件,将中国和俄罗斯等视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和挑战”。在这样的战略判断下,美国采取的手段有:一是强化当前核武器系统的战略威慑能力;二是对“新三位一体”战略威慑核力量(美国“三位一体”核力量由战略轰炸机、弹道导弹核潜艇和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组成;“新三位一体”战略威慑核力量是由核力量和常规力量构成的进攻性打击系统、主动和被动防御系统以及能够迅速应对多种威胁的后备反应基础设施组成,三者通过先进的指挥、控制、情报和规划系统密切结合在一起)进行现代化升级;三是研发低当量核武器应对俄罗斯的中导威胁,美国新型低当量核弹头W76-2型已交付生产。除了应对外部威胁,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也是国内各军种利益纷争左右的结果。自2009年美海空军率先提出“空海一体战”后,美军的国防建设重心逐渐向海空军倾斜,传统陆军的优势地位不复存在。为了扭转这一局面,美国陆军提出了“多域战”作战概念,以提升在未来联合作战行动中的作用。在该作战概念的牵引下,美陆军开始大力发展中远程精确打击武器。退约后,美国将着力研发包括“精确打击导弹”、陆基巡航导弹、陆基中程弹道导弹等中远程武器。2018财年国防预算计划拨款5800万美元,专门用于研发新型陆基中程导弹。新的中程弹道导弹将可能采用新的高超音速技术,并携带新的机动式滑翔器,从而提升弹头的机动性、灵活性与突防性,尽快实现美军“全球快速打击”的战略目标。

二、推动中导武器地区化部署,恶化欧洲和东亚地区安全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