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必威体育】高祖贵:新形势下国际战略三大趋势

原标题:新形势下国际战略三大趋势

  在当前新形势下,国际战略形势延续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诸多特点,并进一步深入发展,三大趋势突出。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力量差距持续缩小
 

  从国家群体分野的视角看,美欧日等发达国家面临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凸显,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实力增强,这两个大的国家群体之间的力量此消彼长,差距不断缩小。

  首先,在经济方面,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西方七国”(G7,美、加、日、英、法、德、意)从2007年到2012年底,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在世界GDP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从54.82%下降为47.3%,外汇储备总和在世界外汇储备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从22.92%下降为15.51%,出口贸易额总和在世界出口贸易总量中所占比例从41.16%下降为33.54%。相比之下,一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呈现比较快速的群体性的梯次崛起态势。其中,“金砖五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的整体实力提升明显。从2007年到2012年底,五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总和在世界GDP总量中所占比例从13.79%增长为20.52%,外汇储备总和在世界外汇储备总量中所占比例从34.03%增长为41.17%,出口贸易额总和在世界出口贸易总量中所占比例从13.96%增长为16.44%。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3年7月发布的预测,美国和欧元区2013年的经济增速预计分别为1.75%、-0.5%,2014年可能达到2.75%、1%;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2013年和2014年的经济增速仍可能达到5% 和5.5%。凭借不断累积的经济实力,“金砖五国”在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领域的影响力持续上升。在2012年3月于印度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上,五国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继续落实2010年的投票权改革方案,并在2014年全面重新审议投票权分配方案。2013年4月在南非举行的峰会发表了《德班宣言》和行动计划,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外汇储备库。尽管从2013年到2014年,金砖国家经济增长普遍放缓,但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土耳其构成的“薄荷四国”(MINTs)以及其他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依然保持较快速度的增长,这就使得发展中国家的梯次群体性崛起态势继续保持。

  其次,在政治方面,美欧等国主导和塑造国际事务的意愿和能力有所减弱,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有所下降,对新兴大国和地区重要国家的倚重明显增大。基于此,美国领导的北约国家加快从阿富汗撤军,在乌克兰问题上应对乏力,对俄罗斯的攻势采取守势;在中东事务特别是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施压手段有限,以寻求政治和外交谈判解决为主;在朝核问题上继续奉行“战略忍耐”;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核安全、气候变化应对、粮食危机处理等全球性问题上的着力有所下降。相比之下,新兴经济体在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金砖五国”峰会、二十国集团(G20)峰会、77国集团、不结盟运动等多种多边机制中积极开展合作,群体性崛起的合力以及经济实力增长转换而来的政治影响力继续增强,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中更趋活跃,话语权扩大。根据2010年提出的改革方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的股权结构和职能要进行调整,前者已经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增加到6%,后者把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的投票权提高为3.13%,未来还将进一步展开改革。在发展模式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尤其是美英自由市场经济模式遭受质疑,经济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力量上升,社会政治生态加快演化,激进思潮有所抬头、影响力增大,不同政党之间、不同种族和族群之间、不同阶层尤其是少数富人和大多数中低收入者之间、本国人和外国人之间等多重矛盾有所激化,政治生态的复杂性和脆弱性上升,这些问题使得发达国家作为世界发展引领者的道义优势和感召力受损。相比之下,中国等新兴大国的发展模式在应对危机方面彰显优势,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积极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各种非西方道路和模式的发展潜力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亚洲整体性崛起态势及其效应不断凸显
 

  从地区格局变动的视角看,亚洲及其关联的西太平洋和印度洋作为一个地缘板块的整体性崛起尤显突出,新态势持续展现,引发的动力和产生的效应不断变化和释放。这种整体性崛起是从综合性和全方位角度而言,既包括地缘战略角度的板块隆升,又强调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和影响力的提升等方面,还强调是由多个国家的显著发展甚至不同程度的崛起所共同支撑。20世纪80年代,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快速发展和率先实现工业化;90年代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的快速发展开始显现;进入21世纪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印度、俄罗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等国快速发展,这些国家不同批次前后延续的持续撑托使得亚洲的崛起态势变得越来越突出。这种凸显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均有体现。在经济维度上,亚洲地区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进出口贸易、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等都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3年底世界国内生产总值前十位国家有四个在亚洲(中国第二、日本第三、印度第八和俄罗斯第九),整个地区的经济规模占世界1/3。亚洲开发银行预测,亚洲经济占世界比重到2035年将升至44%,到2050年将进一步上升到52%。在政治维度上,泰国、菲律宾提供了亚洲国家采取西方民主制度之后的发展范例,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提供了儒家文化圈国家和地区工业化、民主化的例子,马来西亚、印尼和土耳其等提供了伊斯兰国家对现代化的发展路径探索,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则提供了前苏联成员国转型的经验和教训。

  作为亚洲整体性崛起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亚洲整体性崛起的重要效应之一,区域外的战略力量纷纷加大对亚洲的关注和力量投放。美国为了掌控从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的弧形地带,进而掌控整个亚洲和继续维护其全球领导地位,在中东(西亚和西南亚等)和亚太进行“再平衡”或“转轴”,一方面适度减少小布什时期因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而在中东过多投入的力量,但不离开该区域;另一方面增加对亚太的关注和投入,以确保美国在该区域的存在和主导地位不受严重削弱;特别是着力加强在中东与亚太的连接部位即中亚、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力量部署,力图形成强有力的战略支撑。为此,美国奥巴马政府持续加大投入,推进“新丝绸之路倡议”,打造以阿富汗为核心,囊括中亚国家、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在内的贸易和能源合作机制,为2014年撤军之后继续保持足够的影响力进行相关部署;推进与菲律宾、越南、新加坡、印尼、澳大利亚等国的外交联系、经贸往来、安全合作,进一步激活与泰国的安全同盟关系,改善与缅甸、老挝等国的关系。受美国战略调整的刺激和推动,欧盟、澳大利亚等纷纷强化与亚洲国家的多方面关系。欧盟《2020年战略》强调重视与亚洲国家的关系,英、法、德等国均越发重视并不断推进与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国家关系。澳大利亚更是越来越重视加强与亚洲的联系,扩展在亚洲的利益。吉拉德政府在2012年10月制定并发表了《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白皮书认为,亚洲成为世界经济龙头的进程势不可当,而且加快了步伐;澳大利亚要在2025年前变得更加繁荣、更有活力并分享新机遇,进而成为亚洲世纪的赢家,就要成为一个更了解亚洲、更具能力的国家;要有明确的计划,抓住即将涌现的经济机遇,应对将要出现的战略挑战。

  同样既是亚洲整体性崛起的重要内生支撑和内在驱动,又是亚洲整体性崛起效应的重要体现之一,板块内部不同层面和不同领域的联动持续加剧,包括:东南亚方向的东盟从加强自身一体化建设向牵引亚洲地区整合方向发展;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亚洲中心地带最重要的多边合作机制的发展及其影响辐射,强化了东亚、中亚与南亚之间的联系;西亚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在应对中东大变局的过程中进一步扩员和扩大影响;美国提出并推进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促进了南亚和中亚的联系;俄罗斯力推的欧亚经济联盟则增强了前苏联成员之间的合作。这些机制从五个不同方位,各有侧重和特点,在不断推动次区域合作的同时,促进了整个地区范围内部的联动,增强了整体性及其凸显。以经济内部联系为例,区内贸易从21世纪初的8000亿美元增长到如今的3万亿美元,贸易依存度超过50%;区内已经签署的自贸协定从2002年的70个快速增加到2013年初的250多个,成为全球自贸区建设最活跃的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入境游客80%以上来自亚洲内部。中国与亚洲国家之间的经贸联系更是日趋紧密,已经成为许多亚洲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和重要投资来源地,前十大贸易伙伴中1/2来自亚洲,对外投资约70%投向亚洲,截至2012年底,必威体育,在亚洲国家开设了66所孔子学院和32所孔子课堂,互派留学生近50万人;同亚洲国家人员往来超过3000万人次,入境中国内地的亚洲国家人员达1500多万人次,占入境外国人总数的57%,外国人入境人数前十位的国家中有7个是亚洲国家。
 

  国际格局多极化趋势发展更显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