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在国际关系学科百年之际洞悉世界大变局

  国际关系学科诞生至今,已走过100年的发展历程。当前非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发展势头迅猛,世界范围内的学科建设呈现出从西方长期主导向多元平衡发展的趋势,这一特征与“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国际形势演变密切相关。在国际关系学科百年之际,洞悉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该领域学者使命所在。

  国际形势呈现新特征

  近年来,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重要变化,各种力量重新分化组合,导致国际格局在动荡不安中加速变革调整,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愈益凸显。当前,国际形势呈现如下新特征。

  一是国际格局向多极化发展,区域国际格局的特点渐趋多元化。多极化是趋势而非定势。中国、欧盟、俄罗斯、日本和印度等力量积极发挥战略自主性,在国际格局急剧转型期重新调整自身的战略定位,是塑造国际格局的重要角色。

  二是西方阵营内部的混乱和裂痕扩大化。一方面,美国与其西方盟友之间龃龉不断,裂痕扩大。作为西方阵营的领头羊,美国特朗普政府坚持“美国优先”的实用主义原则,将国家利益置于对外政策的首要出发点,弱化了西方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考量,在全球治理议题上一意孤行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多边机制。另一方面,作为西方阵营主要组成部分的欧洲也是一团乱象。一是英国“脱欧”几成定局但最近又生变数,这既使得欧盟总体实力下降,又使得英欧离心倾向扩大;二是欧盟因难民、东西欧发展差距和价值观等因素面临分裂,法德等老成员国为维护西方价值观和所谓“一个欧洲”原则,针对中东欧新成员国的干涉主义抬头。

  三是新兴中等强国群体性崛起态势迅猛。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是当代国际关系中意义最为深远的变化之一。虽然以印度、巴西、土耳其、南非、墨西哥和印尼为代表的新兴中等强国在2018年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国内外不利因素的影响,但中等强国群体性崛起的势头并未减缓,综合国力继续提高,外交独立性更加彰显,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显著增强,成为维护多边主义和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重要力量,强化了全球治理格局“南升北降”的发展趋势。

  树立正确的

  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

  展望国际形势走向,需要立足于国际关系学科的科学理论和分析方法。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把握国际形势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这为研判未来国际形势指明了方向。

  一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不会变。未来的国际形势依然会呈现出“总体和平,局部战争;总体缓和,局部紧张;总体稳定,局部动荡”的基本特点,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交织,挑战国际安全。首先,亚太形势将保持总体稳定态势。中国与东盟等地区国家以“一带一路”倡议为重要合作纽带,有望积极稳妥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和“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取得新进展。其次,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的阻力更大,欧洲形势将保持长期的“冷和平”。一方面,美英因素、难民问题、东西欧发展差距以及政治民粹化倾向都会迟滞欧洲一体化进程,欧盟团结面临空前挑战;另一方面,美欧俄三方博弈可能会因乌克兰、反导等地缘因素而再度激化。再次,中东动荡紧张的地区形势不会改变,主要力量的多重复杂博弈不会休止。叙利亚、也门、巴勒斯坦、阿富汗等地区热点可能会引爆更大的危机,伊朗核问题的发酵将会引发地区连锁反应。最后,国际恐怖主义、难民问题等非传统安全将持续威胁地区和国际安全。一方面,盘踞在中东的恐怖主义势力有可能死灰复燃并加速外溢;另一方面,跨国性的生态环境、能源资源、难民移民、信息网络等非传统安全议题对国际形势走向的影响会更加凸显,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迫在眉睫。

  二是大国关系持续进入深刻调整期。大国关系在国际关系中占有特殊地位,不确定性是大国关系演变的突出特征,大国博弈一般主要围绕地缘政治和国际(规则)主导权展开。首先,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单一经济体,中美在经贸领域展开了多个回合的谈判,考验着彼此的战略智慧、勇气和韧性。经贸关系一向被视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如何充分巧妙地发展、利用两国间深度的利益交融关系,以避免关系持续“脱钩”;如何创造性地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以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这是新时代交给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的重大课题。其次,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数年的“新冷战”局面将会持续。美俄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双方的战略博弈将保持现有状态甚至有可能因地区热点问题或突发敏感事件而再度白热化;但欧俄之间深厚的地缘和能源关系纽带决定了双方关系有可能趋于缓和。再次,中俄关系会更趋紧密,成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典范。复次,美国的西方盟友走上战略自主的动机日益增强,西方阵营内部的裂痕难以弥和但也不会无限扩大。最后,蹀躞前行的中日和中印关系正趋稳定,不大可能出现较大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