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国际局势搅动原油市场

  “油轮事件”的升级让原油价格面临巨大的上涨压力,日趋紧张的国际贸易形势令下游需求预期不振。

  本刊记者  许梦旖/文

  据美联社消息,5月13日,伊朗外交部要求沙特对两艘沙特油轮遭破坏事件做出澄清。沙特能源部长当天曾称,该国两艘油轮遭蓄意袭击,破坏严重。

  鉴于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和近日“油轮事件”的发酵,美伊间局势逐步激化,未来地缘政治局势可能会进一步升级。

  对此,原油市场反应迅速,油价应声上涨。在当前背景下,即便供给收缩与地缘政治恶化,但全球贸易紧张令需求预期不振将会令原油价格承压。

  油价短期承压

  据路透社5月11日援引三名熟悉行业的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石化(600028)与中国石油(601857)集团未订购5月装运的伊朗原油,此前美国已经结束多方的伊朗原油进口豁免,因此,中国企业为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采取这样的措施。

  美国已决定在伊朗制裁豁免到期后不再延长,立场也更加强硬,美国在2018年11月曾给予八个国家及地区进口伊朗原油的豁免资格,为期六个月。

  中国是伊朗最大的原油客户,海关总署5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4月份原油进口4373万吨,环比增长439.1万吨,增幅11.2%;4月份成品油进口350.7万吨,环比增长51.4万吨,增幅17.2%。2019年1-4月,全国共进口原油16489.7万吨,同比增长8.9%,共进口成品油1222.4万吨,同比增长8.8%;2019年1-4月份,全国共出口原油31.6万吨,同比下降72.9%,共出口成品油 2260.6万吨,同比增长16.4%。2019年第一季度进口的伊朗原油达47.5万桶/日,而4月中国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增至2400万桶,约为80万桶/日,达到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可见,即使中国两大石油巨头暂时停止了购买伊朗原油,但并不表示就此放弃了和伊朗的原油交易。实际上,欧盟方面目前也希望中国能够继续购买伊朗原油,以缓解伊朗的经济困境。

  OPEC在5月14日表示,随着包括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在内的竞争对手供应增长放缓,2019年全球对其石油的需求将高于之前的预期。这表明,如果OPEC不增产,市场供应将会收紧。OPEC阵营的沙特和阿联酋将根据市场情况在现有产出水平之上实施增产,此表态已经基本确定了OPEC减产边际效应必然递减。此外,为避免出现2018年四季度油价暴跌情况的发生,减产联盟将灵活把握其产出幅度。

  也就是说,供给和需求正在朝着一个平衡点迈进。不过,按照特朗普屡次公开表达的诉求,他并不认为目前的油价在合理位置,按照他的要求,沙特等国将会提升产量,以弥补市场上伊朗原油的缺失。而以沙特为代表的产油国并不愿意看到油价如2018年那样一泻千里。

  综合来看,1-4月,中国原油进口量同比增长了8.9%。在中国原油产量保持稳定的情形下,国内原油消费的持续增长使得原油进口量增加。

  银河证券认为,中国成品油消费已然步入低速增长模式,原油消费增长速度超过了成品油,将进一步加剧国内成品油市场过剩的局面,更多的成品油出口海外。

  中国石化在其一季度业绩报告中指出,2019年一季度,世界经济增长动能减弱,国际原油价格低位反弹,境内成品油价格及时调整;成品油市场供应充裕、竞争激烈,化工产品需求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公司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47.63 亿元,同比降低21.3%。据一季报的统计数据,2019年一季度,公司原油实现价格为57.66美元/桶,较上年同期下降了3.6%。

  中国石油同样在2019年一季报中表明,国际石油市场供需趋向平衡,国际油价震荡上行,均价低于上年同期,美国西德克萨斯原油现货平均价格为54.87美元/桶,比上年同期下降12.8%;北海布伦特原油现货平均价格为63.13美元/桶,比上年同期下降5.5%。国内成品油消费增速放缓,仍呈供需宽松局面。

  由于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原油价格已经重回下跌,并出现连续三周的回落态势。

  就当前地缘政治局势持续导致供给趋紧;美国页岩产量释放须待三季度,供给方面利空较少,也暂时看不到直接影响维持减产决策的事件发生。招商证券(600999)认为,减产联盟上半年瓦解的可能性不大,供给形势可以适度保持乐观,但油价走势与美股和美国经济表现的联动性已经明显增强。

  出于维持适度通胀的考虑,招商证券认为,油价在二季度超预期持续上行的阻力较大。

  截至5月15日收盘,国内原油期货主力1906合约收报500.9元,2019年原油期货涨幅超30%。

  需求端现颓势

  从需求端来看,表面似乎一片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