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必威体育】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回顾与展望

2014年的全球经济复苏基本得以巩固,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物价稳中有降,公共债务水平总体稳定。与此同时,各经济体经济增速分化加剧,国际贸易与对外直接投资仍处于低速增长通道,缺乏增长动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4年世界经济增长率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为3.3%、按市场汇率计算为2.6%,比该组织在2013年10月的预测数据分别下调了0.3个百分点和0.4个百分点。考虑到乌克兰危机的久拖不决及其引发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西非埃博拉疫情蔓延以及中东地区局势的持续紧张和动荡,特别是一些主要经济体面临不断加大的下行压力和刺激政策存在时滞,不排除2014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的最终统计结果会低于目前IMF估计值的可能。

2014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回顾

为了较为全面地反映2014年世界经济总体发展状况,本报告的分析将从经济增长、就业状况、物价水平、贸易与投资以及公共债务等五个方面展开。

一、增长:复苏缓慢,增速分化

2014年世界经济总体上延续了上一年的缓慢复苏态势,经济增速低于普遍预期,各经济体增速分化加剧。10月IMF预测数据显示,2014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3%,与2013年持平。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为1.8%。其中,美国经济复苏巩固,增长2.2%;欧元区经济扭转了上年度的负增长,增长0.8%;日本经济出现下滑,增长0.9%。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为4.4%,延续了2010年以来的持续下滑,其中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经济增长率预计分别为0.3%、0.2%、5.6%和7.4%。

二、就业:总体改善但表现各异

美国劳动力市场在2014年改善明显,失业率持续下降。2014年11月失业率降至5.8%,创2008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欧洲就业略有改进,2014年前三季度经季节调整后的失业率为11.6%,其中9月失业率为11.5%。2014年前三季度日本失业率进一步下降至3.7%。新兴市场国家就业形势总体有所改善,但表现不尽相同。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1%。9月,巴西失业率降至4.9%,创2002年以来月度最低水平。俄罗斯和南非前三季度失业率分别为5.1%和25.4%。

三、物价:总体稳中有降,通缩风险上升

2014年全球通货膨胀水平较2013年有所下降。根据经合组织(OECD)统计数据,2014年9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1.7%,比2013年末上升0.2个百分点;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CPI同比分别上涨0.8%、1.2%、0.3%和-0.2%,分别较2013年末下降0.6、0.8、0.4和0.9个百分点。日本扭转了长期的物价低迷,2014年9月CPI同比上涨达到3.2%,较2013年末上升1.6个百分点,必威体育,预计全年为2.8%。根据IMF预测数据,2014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通胀率为5.5%,比2013年下降0.3个百分点。

四、贸易与投资:低速增长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全球货物贸易同比增长1.6%。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预测数据,2014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长3.1%。同时,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收支总体保持平衡。根据UNCTAD预测数据,2014年全球FDI流入1.618万亿美元,增长11.5%。其中,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分别增长34.8%和-1.8%。

五、公共债务:保持稳定,总体可控

IMF预测,2014年发达经济体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降至3.9%,发达经济体整体已经遏制了政府债务快速攀升势头。预计2014年美国、欧元区和日本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例分别为105.6%、96.4%和245.1%,较2013年分别上升1.4个、1.2个和1.9个百分点;德国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例预计为75.5%,较2013年下降2.9个百分点。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财政赤字与公共债务均略有上升,2014年财政赤字和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例分别为2.1%和40.1%,比2013年分别上升0.4和0.8个百分点。

2014年世界经济运行的特点

世界经济在2014年呈现出诸多新的特点和变化,归纳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美国货币政策调整并产生了溢出效应

2014年10月29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停止资产购买,从而结束了2008年11月启动的非常规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对其他经济体而言,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外溢效应将给其带来巨大压力。一方面,美国逐渐收紧流动性可能造成其他经济体尤其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资本进一步外逃,货币贬值,并冲击其脆弱的银行体系;另一方面,其他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不得不进行适应性调整,从而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

二、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分化

尽管美联储已经开始退出量化宽松,并可能在2015年中进入升息通道,但欧元区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却继续实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扩张性货币政策。2014年6月5日,欧洲央行(ECB)决定将基准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15%,使之创历史新低;将银行隔夜存款利率首次下调至负数,为-0.1%。10月31日,日本央行宣布将国债购买规模从每年的50万亿日元扩大到80万亿日元。意味深长的是,欧洲和日本非常规扩张性货币政策与美国货币政策调整方向背道而驰。

三、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进入中高速增长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