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2017年国际形势七大看点

2017年国际形势将继续呈现新旧秩序复杂更替的过渡期特征,不确定性与不稳定性升高,变数增多、风险增大,中国和平发展面临新考验。展望2017年,主要有以下七大看点。

第一,国际经济环境复杂严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7年1月16日发布报告,预计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较2016年加快,但全球经济仍面临保护主义升温、全球金融条件收紧等下行风险。IMF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3.4%,发达经济体增速为1.9%,美国经济增速2.3%,欧元区1.6%,日本0.8%。预计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2017年增长4.5%,中国经济增长6.5%。美联储已于2016年末再度加息,预计2017年还将加息,引发新兴市场资本外逃加剧。与此同时,一些发达国家“反全球化”逆流汹涌,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推崇经济民族主义与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大国经济竞争更趋激烈。美日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与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变数增大、前景不明,中国力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与亚太自贸区(FTAAP)进程。

第二,欧美多国反建制、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泛滥,政局紊乱。

欧盟面临中东北非难民潮冲击,恐怖主义渗透猖獗,导致排外思潮与极右势力得势坐大,“反欧盟”民意壮大。英国“脱欧”正式启动,英国与欧盟讨价还价错综复杂。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失败导致大选提前,法国、德国先后举行大选,意大利五星运动党、法国国民阵线、德国选择党等极右翼政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如其得势,势必引发欧盟进一步分化甚至分裂。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执政口号,鼓吹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其“开倒车”与“向后看”的言行令世界深感不安。美国2016年大选“后遗症”严重,精英与蓝领阶层、白人与少数族裔、共和与民主两党之间持续角力,面临被撕裂的社会与民意,特朗普执政轻松不了。

第三,特朗普“颠覆”美国外交传统引发大国关系复杂重组。

一是美欧、美日同盟可能“由紧转松”。其原因是“商人总统”特朗普惯于“算账”和讨价还价,其对美国与盟友的关系现状甚为不满,认为美国“吃亏了”、当了“冤大头”,准备向欧盟、日本提高“保护费”。

二是美俄角力趋缓。奥巴马时期美俄矛盾严重激化,双方关系日趋紧张。而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多次对普京表示好感,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展开良性互动。普京也力求改善美俄僵局、缓解西方对俄制裁压力,故美俄博弈将呈现新态势,不排除两国可能在中东联手、共同打击“伊斯兰国”。

三是中美关系“磨合”复杂。特朗普竞选期间多次发表对华攻击性言论,当选后又“动作”不断,不排除其上台后在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贸易平衡、南海争端等诸多敏感问题上向中国发难,中国对此须有充分的心理和政策反制准备。美国新政府应当充分认识到,中美合作会给美国带来重大利益,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

第四,中东大乱局迎来拐点,美俄角逐更趋复杂。

一是叙利亚问题“美退俄进”。叙政府军在俄军支援下于2016年12月全面收复北部重镇阿勒颇,并于年末宣布停火,俄罗斯还在哈萨克斯坦开辟解决叙问题的政治谈判新渠道。

二是土耳其在2016年7月未遂军事政变后加快外交转向,政变被指与居住在美国的土宗教领袖居伦有关,美土同盟裂痕日渐加深。土总统埃尔多安为加大反恐向普京靠拢,土俄关系加速改善,12月的俄驻土大使遇袭身亡事件助推俄土反恐合作。

三是伊拉克政府军联合库尔德武装等推进摩苏尔战役,直指“伊斯兰国”巢穴。“伊斯兰国”遭多方围剿以致地盘被一再压缩,便利用难民危机等加紧向外流窜,并在中东与欧洲多国制造更多恐袭,肆意报复,跨年夜土耳其夜总会遭到血洗,死伤惨重。

四是美国新政府的中东政策酝酿重大调整。特朗普将与奥巴马“大唱反调”,其执政团队中不乏主张加大对中东投入以优先解决“伊斯兰国”威胁的人,如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退役中将迈克尔·弗林等。《纽约时报》分析指特朗普打算优先考虑关于中东和“圣战”组织的政策。特朗普还严重质疑伊朗核协议,对奥巴马政府2016年末在联合国安理会反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修建犹太人定居点一事,特朗普也强烈不满。

第五,全球性挑战防不胜防,全球治理更难推进,相关博弈更趋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