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馬化騰知乎求解科技前景發問背后的騰訊焦慮

原標題:馬化騰發問背后的騰訊焦慮

馬化騰知乎求解科技前景發問背后的騰訊焦慮

  七年前馬化騰宣布騰訊開放轉型

  10月23日騰訊CEO馬化騰在知乎求解科技前景,不過業內人士對騰訊未來的關注度顯然更高,認為馬化騰在知乎的兩次提問,正是體現了騰訊對轉型期的焦慮。上次發問是騰訊處在被質疑抄襲后的開放初期,當下移動流量紅利殆盡,用戶行為方式也發生大變。2018年3月至今,騰訊股價跌幅43%。監管收緊影響了騰訊新游戲的商業化,導致騰訊淨利潤下滑,在代表未來社交形式的短視頻賽道,騰訊也苦無對策。

  時隔六年問診騰訊

  2018年在馬化騰的知乎頁面上,有這樣一個提問:“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技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這是馬化騰參與知乎2018“互聯網洞見者”提出的問題,是該活動舉辦以來累計回答數最多的一個問題,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已有3204個回答,也是馬化騰在知乎提出的僅有的兩個問題之一。

  另外一個問題在六年前提出,馬化騰發問:“互聯網處於人類歷史發展的哪個階段?下一個十年,互聯網升級的大致方向在哪裡?” 時隔六年,這個問題的關注數仍在上漲,目前累計有12384個人關注。

  “馬化騰為什麼提出這個問題?”、“答案能帶給騰訊什麼啟發?”諸如此類疑問並沒有統一的答案。但是巧合的是,這兩次提出的時間段有些類似,均是騰訊邁向新戰略不久。不同的是,當時的騰訊股價處在上行期,而從2018年3月至今,騰訊的股價已經從460港元一路跌至260港元,跌幅超過40%。

  2018年二季度騰訊的財報也表現不佳,營收736.75億元,同比增長30%,淨利潤178.67億元,同比下滑2%,營收和淨利潤均低於市場預期,投資方對騰訊普遍持短期看空態度。為了增強投資人信心,騰訊自2018年9月7日起連續20多天回購股票,累計涉及8.87億元。但是騰訊股價仍然從超過316港元跌至不到290港元。

  此外,騰訊還進行了更直接的改變——調整組織架構,將原有七大事業群進行重組整合,保留原有的企業發展、互動娛樂、技術工程和微信事業群,新成立雲與智慧產業、平台與內容事業群,突出了toB和內容業務。

  在組織架構調整的官方說明中,馬化騰提到“互聯網的下半場屬於產業互聯網,我們將助力產業與消費者形成更開放性的新型連接生態”。的確,六年前騰訊針對移動化設置的架構已不適應當下的互聯網環境,騰訊不得不求解也不得不改變,焦慮由此而生。

  新游戲商業化受阻

  從業務維度看,騰訊諸多隱憂中,游戲的表現最明顯。根據2018年二季度財報,網絡游戲收入環比下降12%至252.02億元,其中端游收入為129億元,同比下降5%,環比下降8%﹔手游收入為176億元,同比增長19%,環比下降19%。

  騰訊方面在財報中提出端游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因為用戶將時間向手機游戲轉移,環比下降主要是受淡季影響。手游則受戰術競技類游戲尚未商業化及新游戲發布排期的影響。

  事實上,整個網絡游戲市場幾乎都陷入低迷,監管收緊成為游戲變現的門檻。2018年3月,相關部門全面暫停所有游戲版號的發放,沒有版號就不能商業化。近期監管開閘似乎更是遙不可及。

  2018年8月中旬,騰訊總裁劉熾平曾提出,“關於新游戲,相關監管部門設立了一個綠色許可程序,通過這個程序獲得許可的游戲可以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商業運營測試,這個對行業現狀有一定的緩解作用”。不過10月下旬,有報道稱,“綠色通道已經關閉”。有游戲行業人士向媒體透露,“在劉熾平說完之后,我接觸到的是沒有(游戲)再以這種方式走了”。

  網游業內人士王楓(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監管收緊在未來將是常態,網絡游戲短時間內可能很難恢復盈利能力,不過對比行業,騰訊游戲的市場份額還在上漲”。他進一步表示,“短期內看不到版號放開的希望,騰訊的業績增速明年估計還得跌,不過現在的監管已經夠緊了,是最黑暗的時候,將來也不會更緊了”。

  業內人士之所以關注騰訊游戲業績,是因為游戲數年來一直是騰訊的現金牛業務,即使2018年二季度業績下滑,游戲也是佔比騰訊整體營收最大的板塊,比例為34.2%,較排名第二的騰訊社交網絡收入比例高出11.3個百分點。

  “也可以這樣認為,騰訊toC的傳統核心業務游戲發展受限,加快了騰訊向toB業務傾斜的節奏。”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表示,“這倒不是充要條件的邏輯,但是設立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整合騰訊雲、互聯網+等解決方案,的確可以提高toB業務發展的協同性,也能抵消一部分toC業務的風險”。

  短視頻矩陣收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