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傅小强:当前国际反恐形势及中国作用

原标题:傅小强:当前国际反恐形势及中国作用

  当前,在国际社会联合打击下,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有所削弱,但暴恐“外溢”冲击欧美和亚非多国,威胁加速向全球扩散。国际恐怖和极端势力在战乱、动荡和地缘复杂地区盘踞坐大,国际反恐进入治乱新周期。

  从表象上看,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联盟、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分别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取得重要战果。“伊斯兰国”恐患在两国的根据地缩小,主要控制城市相继丧失,兵源财源陷入窘境。其所谓哈里发暴政风雨飘摇。然而,被逼到墙角的“伊斯兰国”转而加快向域外发展的步伐。在美欧亚和非洲多国连肇大案。暴恐能量连续释放,并表现出一些新的特征。

  其一,“独狼”恐怖威胁上升,法国、德国、英国等欧洲国家连续遭受“独狼”式恐怖袭击,其中既有被“伊斯兰国”认领或支持的案件,也有受该组织极端思想洗脑后的个案。其二,“独狼”不独,系列案件背后反映的极端化威胁突出,显示“伊斯兰国”的极端意识形态影响大,欧洲由于地缘毗邻、难民因素和社会问题成为其矛头所指的重点报复目标。其三,外国“圣战”分子跨国流动威胁增大。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的外国“圣战”分子外窜,联手各国激进分子从“伊斯兰国”拿订单,听指令,纷纷开辟域外暴恐战线来维持其极端暴政,扩大组织影响。其四,网络恐怖主义威胁增大,“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明目张胆在互联网开展教唆、宣传和招募行动,网络恐怖威胁不断上升。

  恐怖组织滥用当今世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不断传播暴力极端思想和制暴技术,变本加厉危害人类社会,成为国际安全领域最棘手难题之一。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反恐斗争取得积极成效,反恐合作共识持续扩大,反恐国际合作成为全球治理和各国互动的重要议题。但另一方面,恐怖活动更加隐蔽多样,随意性、突发性更加突出。大批外国恐怖作战分子流窜世界各地,全球恐怖活动频度热度上升。国际恐怖与反恐怖将进入新的治乱周期,今后一段时期,突出的威胁可能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伊斯兰国”所产生的暴恐后遗症大,其所代表的极端恐怖思想已在全球传播渗透,未来可能催生恐怖主义新形态。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战乱后国际恐怖猖獗发展的历史覆辙可能再现。国际社会需做好应对新一轮国际暴恐恶浪来临的准备。其二,国际恐怖主义可能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新问题。当前国际反恐过度聚焦“伊斯兰国”,对潜在威胁重视不够,可能引发新问题。其三,“伊斯兰国”有意加速在亚洲的建“省”步伐,东方扩张威胁增大。2015年1月“伊斯兰国”在巴阿建立“呼罗珊省”;2016年6月又宣布在菲律宾建“省”并鼓动东南亚支持者集结发展。近来南亚东南亚地区恐怖袭击频发,“伊斯兰国”逐步在南亚、中亚、东南亚等中国周边地区形成暴恐活跃带,增加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相关国家实施的安全风险。此外,“伊斯兰国”在中国周边坐大成势,也使中国境内面临的反恐压力增大。

  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目前,以“东伊运”为代表的“东突”恐怖势力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有根据地,在东南亚等地区有流窜通道,与国际恐怖势力和极端势力相互勾结,并在中国境内外策划实施了多起恐怖袭击,严重危害民众安危。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遭该组织策划实施的自杀式袭击,充分说明“东突”的暴恐本质。

  中国是国际反恐事业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中国坚决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致力于加强同国际社会的反恐合作。中国倡导以新安全观为引领,推动国际反恐合作。一是坚持联合国在反恐国际合作中的中心地位和主导作用,主张各国相互尊重、平等合作,反对“双重标准”,推动落实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及安理会反恐决议,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国际反恐体系。二是主张综合施策、标本兼治理念,运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军事等手段,加强源头治理,防患于未然;同时突出重点,推动政治解决地区热点问题,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寻求最持久、可持续的解决方案。三是推动国际反恐合作,反对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国家、民族和宗教挂钩,推动不同文明对话交流,加强人文沟通,增进政治互信,营造有利于开展反恐国际合作的大环境。过去几年,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全球反恐论坛等多边机制的国际反恐合作,充实和强化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地区反恐合作,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执法安全合作,在推动打击恐怖融资和网络恐怖主义等方面作出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