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国外新闻热点-时事新闻爆料

分类

也门政局再陷动荡及其影响

自2011年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被迫下台后,也门政局一直险象环生,全国和解对话裹足不前,所谓“也门模式”始终面临巨大考验。2014年7月,政府燃油补贴改革引发新一轮抗议潮后,胡塞反政府武装乘机发动“人民革命”,先是进入首都萨那,随后全面夺权。萨利赫之后上台的哈迪总统逃离萨那另立政权,造成当前也门出现两个政权并立的局面。胡塞武装的异军突起严重冲击也门传统政治生态和国家稳定,并对地区稳定和地缘政治构成一系列严峻挑战。

胡塞武装兴起打破传统政治生态

胡塞武装,又名“真主支持者”(Ansar Allah),前身为侯赛因·巴德尔·埃丁·胡塞于1992年创立的“青年信任者”(Believing Youth)运动,支持者多属于伊斯兰教什叶派分支栽德派。最初该组织得到同属栽德教派的前总统萨利赫的支持。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侯赛因·胡塞及其支持者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提出希望在也门建立伊朗式宗教政权,为此导致与支持美反恐的萨利赫政权反目成仇,双方分道扬镳。政府遂开始镇压该组织。2004年9月,因其领导人侯赛因·胡塞被政府军打死,该组织遂改名“胡塞运动”。其后,双方冲突愈演愈烈,并酿成大规模内战。萨利赫政府多次对该武装实施严厉打击,但成效不大,胡塞武装长期盘踞北部萨达省,势力不断扩大。2007年和2010年,该组织与政府两次签订停火协议。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萨利赫总统下台,也门政局发生重大变动,政局动荡与权力真空的出现为胡塞运动的崛起提供了良机。胡塞武装领导人以反腐败、公平、正义为旗帜,宣布发动“光荣革命”,吸引了大量支持者。到2013年,该组织实际已控制了北部的萨达省、焦夫省和阿姆兰省的大部分地区,并继续向首都萨那扩展其势力范围。2014年7月初,胡塞武装组织夺取阿姆兰省首府阿姆兰市。政府燃油补贴触发全国抗议后,胡塞武装抓住机会,大举向首都进军,进而于2015年年初全面夺取了权力。

胡塞武装在短短四年间从偏处一隅的萨达省走向全国,夺得政权,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

第一,政局动荡不宁,中央政府软弱无力,近乎瘫痪,国家出现权力真空。“阿拉伯之春”是近年来引发也门以及整个地区持续动荡的主要肇因之一。2011年初,受“阿拉伯之春”的冲击,也门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并导致执政33年之久的政治强人萨利赫总统被迫下台,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哈迪,致使萨利赫时期主要依靠强力以及萨利赫个人权术得以维持的相对稳定的政治和安全秩序被打破。萨利赫虽然下台,但其在政界、军界以及各地仍然有广泛影响力和控制力,依然在遥控指挥军队以及执政党全国人民大会,也门政治并未真正步入“后萨利赫时代”。而哈迪虽然接任,但其权力根基不牢,个人威望不高,缺乏萨利赫的铁腕和在各派之间纵横捭阖的能力,接任后在推动全国政治对话、反腐败、改组政府和军队、打击恐怖主义、安抚北部胡塞武装、防止南部地区独立、实施经济改革等一系列重大而棘手的难题上表现平平,为此招致各方不满,中央政府软弱不堪,不能有效掌控全国,甚至政令出不了首都萨那。2014年11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对前总统萨利赫以及胡塞武装两名领导人实施制裁,主要理由是萨利赫与胡塞武装相勾结,破坏全国对话,操纵也门政治,是政局动荡的主要幕后推手。

第二,全国和解对话踯躇不前,各派分歧难以弥合,权力斗争激烈。哈迪上任后立即表示,将邀请也门各政治派别举行对话,并着手修改宪法,为过渡任期结束后举行的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做准备。2013年3月,过渡政府开始举行全国和解对话,并着手修改宪法。但由于各派分歧较大,对话议程被迫多次延期。2014年1月,全国和解对话结束,并制定最终文件。2015年1月,政府计划向全国和解委员会提交新宪法草案,该草案将目前的21个省和两个直辖市重新划分为六个联邦州。胡塞武装强烈反对该宪法草案并要求修改。这一事件成为胡塞武装全面夺取政权的导火索。冲突爆发后,哈迪随即宣布“全国和解对话走向死亡”。

第三,政府燃油补贴改革诱发危机。长期以来,燃油补贴一直是也门政府的严重经济负担。2013年政府燃油补贴支出30亿美元,占财政收入30%,政府在燃油补贴上的支出远超过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支出。2014年也门燃油进口支出超过21亿美元。与此同时,因近年来国内形势恶化,武装冲突不断,石油出口大幅下降,政府石油出口收入减少,无力进口燃油,导致国内燃油供应紧张,政府补贴政策举步维艰。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相关援助国则将“取消燃油补贴”作为援助也门的条件不断施压。在此背景下,2014年7月30日也门政府突然宣布大幅提高汽油、柴油价格,以减少燃油补贴方面支出,削减财政赤字。此举招致民众强烈不满。当天,萨那爆发大规模民众示威游行,抗议政府在没有征询民众意见情况下突然提高燃油价格。抗议活动迅速扩展到全国,并引发流血冲突。而胡塞武装趁机利用民众对政府普遍不满情绪发动“人民革命”,进入萨那举行抗议,伺机夺取政权。